◎康來昌牧師/華神第五屆校友

編者案:本文係華神四十五屆畢業典禮之講稿,經講員同意刊登。

經文:太十三10~11

門徒進前來,問耶穌說:「對眾人講話,為什麼用比喻呢?」 耶穌回答說:「因為天國的奧祕只叫你們知道,不叫他們知道。

各位校友、弟兄姊妹、各位華神師生及這屆的畢業生,大家平安:

耶穌在馬太福音十三章講天國的比喻,用「撒種的比喻」開始。撒種的比喻說道,有一個人出去撒種,有種子落在路旁的,被飛鳥所吃;有落在土淺石頭地上的,被曬死了;有落在荊棘叢裡,被擠住不能結實;有落在好土裡的結實纍纍。按馬太的寫法,在耶穌說完第一個比喻的同時,門徒似乎把耶穌帶走,不容祂再說下去。「對眾人講話,為什麼用比喻呢?」耶穌在說什麼,以致於門徒會問為什麼用比喻來跟眾人說?各位,為什麼我們講道要用喻道故事或見證?因為我們期盼能以故事說出道理的精髓;或者用故事或比喻讓人容易明白。教導孩子不要說謊,孩子不一定懂,但若跟他們講「狼來了」的故事,也許就懂了。「比喻」是教人更明白的,重在淺顯易懂。在此耶穌所說的比喻卻是過於淺顯。

我換個方式來說:「今天我去捷運站,看到幾種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行動快,有的行動緩慢。」這樣的內容很無聊。耶穌似乎在講一件很無聊的事。這個比喻的開頭,耶穌說有一個人出去撒種。我想耶穌故意用「撒種的人」,Sower,而不是一個農夫,也故意不舉像北京大學校長胡適之先生這樣的名人為例(曾有學生送過一面寫著「播種者」的錦旗給他),類似今天流行講的「church planter」,有意識的將東西種下去。此處說的撒種者,天女散花似的一撒,隨風而飄至不同的地方;跟下面所說的比喻有同有異,不同處包括了灑的人。在這個比喻裡,撒種的人一點都不重要,幾乎可以被忽略。然而,第二個撒種比喻中,那撒種者是人子,非常重要。是他撒種、睡覺,禁止把稗子拔除,是他最後下命令把稗子拔出來。而此處撒種的人卻毫無作為,隨便一撒,便產生不同的四種狀況。

再另舉一例來說明這個比喻。南北朝時有一人名叫范縝,是南北朝時期著名的唯物主義思想家、道家代表人物、傑出的無神論者。他相當反對當時盛行的佛教,尤其主張的「因果論」。他認為這個宇宙沒有佛或者神,沒有因果,一切的事都如徐志摩所說的偶然(Chance)或機遇。正如法國諾貝爾獎得主莫諾(Jacques Lucien Monod,1910-1976)在幾十年前所寫的《Chance and Necessity》(中譯:《偶然與必然》。這是幾十年來新無神論者的主要依據、思想的武器。宇宙或生命的形成,乃至人的形成,絕對沒有一位所謂有智慧之創造者及設計者,一切都是憑藉機會。

范縝舉了一個例子。某棵樹上開滿了花,同一棵樹、同一枝子、同一朵花,一陣風吹來,有個花瓣落到了蔡院長的頭上,另外一個花瓣卻落入糞坑。他說這兩個花瓣的下場天差地別,是因為有的花瓣積了許多功德才能落在佳人的頭上,另一個則是不知做了什麼孽(或許在華神沒有好好修課),以致於被吹入糞坑?范縝認為並非如此。是同樣一朵花同一陣風,一個隨機吹倒這裡,一個隨機落到另外一處,范縝說,全憑當時機運如何。

我們若按照耶穌的描述來思想,種子吹到不同的地方落下來,有何意義?人生所遭遇的任何事,幸與不幸,有何意義?有何因與果?好像都無。耶穌所說的比喻,有一人出去撒種,被風一吹,有了四種不同的結果。人生似乎沒有任何意義,只在乎運氣。但真是這樣嗎?於是耶穌開始解釋,這一解釋就將基督教很非常重要的觀點提出來了。萬事萬物的發生並非沒有一位智者在掌管,有人或神在掌管著,不限於一小部分,也不是只有好事才出於神。大事小事、好事壞事,連一粒小小種子飛到何處,都在神的旨意中。事實上,各位都知道,連你的頭髮都被上帝數過,而那最沒有價值的麻雀要掉下來也有神的旨意。

耶穌的回答很奇怪。祂可能解決了以上這些人所主張「這個世界沒有神掌管」的問題,強調了有神在掌管每件事。但好像火力開得太足,甚至有點過份,連掉在糞坑裡的也出於神的旨意。耶穌似乎非常強調這點—掉在路旁或任何地方,即使不好的地方也都是出於神的旨意。麻煩的就是這句話。不知道這是否是聖經最難解的話,也正是我們今天所讀的,講道為何要用比喻?耶穌竟說:「不要叫他們知道」。神就是要叫他們聽不懂;人不想聽、拒絕聽,然後因為拒絕福音而導致滅亡。

這段經文究竟在說什麼?乃是告訴我們,第一,萬事萬物每件事無論好壞,都有神的旨意。正如整本聖經所講,耶和華立王也廢王,造光又造暗,施平安又降災禍……(參賽四十五章)。上帝掌管每個人,掌管華神也掌管佛光山,每個人的生命氣息動作都在乎祂。但以理對伯沙撒王說:「那手中有你氣息的,管理你一切行動的神。」(但五23)每件事都在上帝永不改變的旨意中,在上帝預定的旨意中進行,不會改變。包括種子飛到哪裡去,也包括你的懂與拒絕。耶穌的講論有這層含義。然而,有這層含義讓人更加痛苦。

絕大多數的人拒絕預定論,拒絕上帝預定好每件事,理由正與羅馬書所言相同。為何指責人?有誰抗拒祂的旨意?上帝預定我不信,把我丟在地獄裡,這是什麼上帝,我不要信。耶穌說完為何用比喻,更清楚說出一個種子飛到一個地方被鳥吃掉,是因為他不明白。我們聽道、讀經都有不明白的時候,包括我們不能接受、拒絕接受,這些都在上帝的旨意之中。

不知道各位在教會裡碰到最多的問題是什麼?我始終不斷碰到最多的問題是:「怎麼會這樣?」包括我自己也會問。為何這樣好的同工出車禍身亡?剛剛進場時,蔡院長告知有位非常優秀的華神校友剛剛過世了。工場上這麼荒涼,當我們要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祂不但沒有打發,還收取一個回去。大概這是我們碰到難處時最常問的問題。為何神要如此做,要讓我們經歷這些?聖經為何這樣說?諸如約伯記中的問題,還有生來瞎眼的,這世界上的罪惡,都常常叫我們不明白。疑惑再強烈一點,我們就不信、退卻。我們該怎麼辦?

反對預定論,最普遍的說法是,如果上帝把一切都預定好,種子要飛到哪裡都有神的旨意,那我為何要做事?若上帝預定我能考上大學,我為何要辛苦讀書?我總是稀奇,這是否是罪人才有的邏輯。為何上帝預定好每件事,就等於上帝預定我懶惰?為何不說,上帝乃是預定我藉著努力讀書考上大學?為何一說到預定論,大家就要懶惰;不過這不是我今天所要講的重點。重點在於我們生活裡總是碰到不明白、不懂的事,不明白為何上帝要如此做、為何聖經會這樣寫。

這段關於天國比喻的經文,最教我感動的是第十節:「門徒進前來…」各位若細看整段的故事,就知道那不明白上帝話語的就是掉在路旁被吃掉的,而明白上帝話語的就結實纍纍。那麼,有誰明白上帝的話?照保羅的講法,沒有明白的,連一個都沒有。耶穌先對門徒說,你們是有福的,因為你們看見了、聽見了(太十三16)。可是請問,所有在場的人,誰沒有這福氣?每個人都看見、聽見了耶穌,為何耶穌卻只說這些門徒有福?各位,我們在台灣作傳道人的(包括我自己),常常有個遺憾,覺得台灣真是一塊硬土。我們熱衷關心政治、身體保健,這沒有不好,但我幾乎沒有看到過有人來教會問「我如何能得救」,好像那少年官一樣想知道怎麼進神的國。若教會有佈道信息請我講,常常都會提到:「康牧師,這是佈道會,我們希望慕道友能繼續來!請你不要罵人,不要說難聽的話。」我總是用以賽亞書三十章十節來回答:「他們對先見說:不要望見不吉利的事,對先知說:不要向我們講正直的話;要向我們說柔和的話,言虛幻的事。」

你看聖經所描述的,耶穌看起來似乎想盡辦法攔阻到祂面前來的人,包括彼得認出耶穌是基督(太十六章),那些被醫治的人、趕鬼的。連要跟隨耶穌的人,耶穌也對他們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太八20)

我不是說我們要設下層層關卡、拒絕人到教會,而是要將真理清清楚楚地說出來;求主幫助,讓真理能夠吸引他們。門徒和眾人都聽不懂耶穌的話,他們都不明白,他們都是那要被飛鳥吞吃的。但是,各位,我希望你們是那些門徒,希望我們的會友是門徒,我們也台灣的同胞禱告,不斷求他們在聖靈的工作之下能夠成為門徒。我們不能完全明白上帝的作為,跟別人一樣。我們有時害怕,有時拒絕,甚至厭惡,還會對主說,我實在信不下去了。可是即使在事奉之時困難不斷、依舊不完全明白上帝的旨意,上帝的恩典與盼望仍然能叫你們(我們的應屆畢業生),還有我們所有的人進到主那裡。

我們不到別的地方去,我們到主那裡。就像那迦南婦人(太十五22-28),當耶穌說出很難解釋的話:「不好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吃。」婦人說:「主啊,不錯;但是狗也吃牠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兒。」耶穌說:「婦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給你成全了吧。」我們不懂那樣痛苦一個母親來到耶穌面前呼求,耶穌為何不理她。解經家有些解釋,但我們還是很難承受這種事。我不懂,我想她也不懂。又像那位從小被鬼附、又聾又啞孩子的父親一樣,不明白為何有這樣的孩子?我們會說,是造了什麼孽嗎?當父親帶孩子來到耶穌的門徒那裡,門徒趕不出孩子身上的鬼,之後再來到耶穌那裡,耶穌說:「噯!這又不信又悖謬的世代啊,我在你們這裏要到幾時呢?我忍耐你們要到幾時呢?把他帶到我這裡來吧!」(可九19)孩子的父親立時喊著說:「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幫助。」(可九24)或者我們能像百夫長,或像千千萬萬蒙神恩典的人,當我們不懂的時候,當耶穌說天國的比喻或作事而我們不懂之時,我們還是到主那裡。當有朝一日我們被棄的時候,我們是否能像主耶穌,即使遭遇被釘十架如此巨大的艱難、痛苦,仍然沒有離開他的天父,而是呼喊著:「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的手裡。」

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的老師Russell Moore最近寫了篇文章,提及他到俄國領養了兩個年約一歲大的孩子。當他們夫妻進到孤兒院的時候,偌大的孤兒院裡面氣味惡臭難聞,竟是如此安靜,沒有任何吵鬧聲。不久後他們發現,小孩安靜,是因為知道哭沒有用。最後當他們要離開時,他第一次聽到有孩子放聲大哭,你們應該知道為什麼,因為孩子現在知道有人愛他。這位老師就想到並且明白,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哭、在十架上的哭以及我們的哭—我們呼叫阿爸父,因為我們知道有人愛我們。在這麼多疑問中,我們知道有人愛我們。因為耶穌曾經哭了,因為父沒有理祂:「為什麼離棄我?」我們只能說這是奇妙的愛。讓我們彼此勉勵,雖然在這世上有太多我們不懂的事、困苦、艱難、疑惑,但無論無何,求主幫助我們,總不離開主。願我們永遠記得,無論懂或不懂,總要進到主面前。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0225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