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麗貞院長

多年前尼希米記是筆者經常講授的課程,詢問學生本卷書的主題時,總會出現兩極的答案:「我們起來建造吧!」(尼二18)或「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們的神」(尼六16),前者強調人的奮起努力,後者則凸顯神的作為,兩者合併應該才是整全的神學。

歸回團體之特質

尼希米記第七章被擄歸回的名單中,分成七種族群,其中人數最多的是神職人員,祭司四千多人,約占歸回總人數十分之一。人數次多的是「西拿人三千九百三十名」(38節),「西拿」的意思就是「被鄙視、嫌棄的」(the hated one),即比較低下階層的窮人。顯示歸回團體之特質:神職人員與基層百姓。

被擄歸回團體究竟是經濟較富裕或貧窮弱勢者,學者有很不同的解讀,可以確定的是歸回者是對上帝較有信心的大膽之徒。這批勇敢、虔誠的歸民長途跋涉重返家園,當年因被擄而喪失土地產權,建城期間又全力以赴,沒有收入,家中缺糧,為了生活紓困只好賣兒賣女,正是第五章建城的團體內部之危機。尼希米必須立刻處理這個危機,否則會喪失為他建城的工人之信任。

耶路撒冷城池探勘

初步繞城探巡(二11-15)之後,尼希米開始著手建城。第三章是研究古代耶路撒冷地理構造的重要文獻,尼希米周詳的計畫與安排,果然是高效率的行政長官。首先,召集各行各業的人士來分工合作。

「那時,大祭司以利亞實和他的弟兄眾祭司起來建立羊門,分別為聖,安立門扇,又築城牆到哈米亞樓,直到哈楠業樓,分別為聖。」(三1)

祭司以利亞實率領眾祭司從北城開始動工,尼希米動員各行各業人士分工合作,從北牆、西牆、南牆、東牆,按照逆時鐘的方向記載建城順序,但實際上應該是同時建造,否則不可能五十二天就完工。

「問題設計」研經法

第三章的建城名單冗長單調,適合進行「問題設計」的研經法,可有效刺激讀者尋找答案的查經樂趣。

1.羊門、哈米亞樓、哈楠業樓(1節)、魚門(3節)、爐樓(11節)、糞廠門(13節)各有何功能?
2.最南(或最東)的是那一段?
3.第三章的名單是根據什麼分組的?
4.最先動工的是那一組人員? 最不合作的呢? 最賣力或最值得嘉獎的是那一組人員?
5.最長的工程是那一段? 最短的工程是那一段?
6.「靠近自己房屋修造」(22、23、28、29、30節)有何意義?

第一節的「羊門」是在畢士大池附近,耶穌曾在靠近羊門的畢士大池醫治了病了三十八年的人(約五2)。稱為「羊門」是因為附近有一個羊市場,應該是供應聖殿獻祭時的需要。

北牆的「哈米亞樓」「哈楠業樓」「哈」字就是希伯來文(請詳見完整PDF檔)(ha),即英文的冠詞the,所以它的正式名稱應該是「米亞樓」、「楠業樓」。「米亞樓」的「米亞」意指一百,有三種解釋:第一,是百夫長所統管的單位,哈米亞樓又可譯為「百夫樓」。第二,指樓的台階數目,即一百級台階,即利未人詩班攀登台階吟唱聖詩,哈米亞樓又譯為「百階樓」;第三,是指樓的高度有一百肘。

「哈楠業樓」在百夫樓的西邊。這兩個樓統稱作「屬殿營樓」,保護著京城北方的安全,通常有軍隊在這裡。彼拉多審判耶穌的地點也在這裡,該處有四個樓,都有軍隊駐紮。

「哈西拿的子孫建立魚門,架橫樑、安門扇,和閂鎖。」(三3)

「魚門」(三3)是因附近有魚市場而得名,耶路撒冷的魚主要是由北方的加利利湖或西北方推羅的地中海供應,由魚門運入城內。「哈西拿」「哈」字仍是冠詞,「西拿」的這家族是第七章人口普查中最強盛的大家族。

「其次是提哥亞人修造;但是他們的貴冑不用肩(原文是頸項)擔他們主的工作。」(三5)

「提哥亞」是先知阿摩司的家鄉,在伯利恆南方約八公里的小鎮。提哥亞人沒有出現於被擄歸回的名單(拉二;尼七)當中,因此,很可能他們當年沒有被擄,是留在本土的人士。

嬌氣的「提哥亞」貴族

「提哥亞人…的貴冑不用肩擔他們主的工作」頗耐人尋味。「提哥亞人的貴冑」是一個很不合作的團體,這些貴族嬌生慣養,也可能因為他們與被擄回來的人沒有感情,因此心裡抗拒從外地回來的同胞,不肯並肩工作。

稍後,「其次是提哥亞人又修一段,對著那凸出來的大樓,直到俄斐勒的牆。」(三27)提哥亞的貴族不願協作配合,然而提哥亞的平民不但未受到領袖怠惰的影響,反而還多加一段工程,多擔負大凸樓那段的營建,是值得嘉獎的百姓。

「其次是銀匠哈海雅的兒子烏薛修造。其次是做香的哈拿尼雅修造。這些人修堅耶路撒冷,直到寬牆。」(三8)

「銀匠」可能是負責門扇閂鎖配件的工匠,「做香的」則是服事聖殿器物與香膏的專業人員,由此顯示耶路撒冷各行各業已開始復甦,且生意盎然。「寬牆」(Broad Wall)或譯成「長而延伸的寬牆」。考古學家M. Broshi認為,這段由希西家與瑪拿西王所加築的城牆,是為預防722年撒馬利亞城陷落時蜂擁而至的難民進入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昔日的城市規劃

「管理耶路撒冷一半」(三9,12)是指管理分區的政府行政人員,即副區長,身為行政首長,他們尚且與平民百姓並肩工作,足以令「提哥亞人的貴冑」(三5)羞愧。

「哈琳的兒子瑪基雅和巴哈摩押的兒子哈述修造一段,並修造爐樓。」(三11)「爐樓」(Tower of Ovens)可能與餐廳食品有關。耶利米書所提到的「餅舖街」應該就是在爐樓附近。耶路撒冷的城市看來規劃得相當好,魚市場、羊市場都安排在北門,麵包烤餅的製作也集中在西門的美食街。

沙龍和女兒們

「其次是管理耶路撒冷那一半、哈羅黑的兒子沙龍和他的女兒們修造。」(三12)

「哈羅黑」(Hallohesh,請詳見完整PDF檔),這個名詞特有趣,是分詞(participle),即動名詞,可能是從事某行業的團體或工會(guild)。此字出現於舊約兩處經文(詩五十八4-5;傳十11),指行「法術」,兩處經文都跟「蛇」有關,「羅黑」可能是一個捕蛇、弄蛇的特技演藝團體(snake charmer),猶太人禁用法術,因此跟蛇有關的行業可能就是「吹笛子」(whistle)雜耍的賣藝者。

「哈羅黑的兒子沙龍」意指「沙龍」的父親是屬於「哈羅黑」這個工會組織,在耶路撒冷就只有這個家庭是從事賣藝的團體,如今卻負責半個京城的地區行政職。「沙龍和他的女兒們修造」,這是第三章建城名單中唯一的婦女團體。連婦女也加入了粗重的建城工作,精神著實可嘉。

「哈嫩和撒挪亞的居民修造谷門,立門,安門扇和閂鎖,又建築城牆一千肘,直到糞廠門。」(三13)
「谷門」與「糞廠門」在第二章尼希米夜巡城池時已經提及,分別在西牆與南牆。「一千肘」約四百五十公尺,是相當長的距離,比寬牆還長十倍以上,推斷應該破壞的程度少,所以比較容易修造。

從古蹟踏尋歷史遺產

「泉門」(Fountain Gate,三15)因附近有冒出的泉水而得名。「西羅亞池」在是地下水道的儲存地點,希西家王曾築地下水道,引水入城(王下二十20),先知以賽亞指責猶大只知在軍事上裝備、努力引水入城,而未專心倚靠供應水源的神(賽二十二10-11),挑戰百姓究竟是要倚靠水源?還是倚靠供應水源的神?神才是真正的保障與恩典源頭。錯置安全感,以別的東西、資源取代神的地位,終使猶大罪不可赦(賽二十二14)。

「其次是管理米斯巴、耶書亞的兒子以謝修造一段,對著武庫的上坡、城牆轉彎之處。」(三19)

當年希西家王大意失荊州,把武庫軍器與財寶暴露給巴比倫使臣,輕率地外洩國力虛實,顯示他心裡的驕傲(賽三十九2;見代下三十二25),信心的對象由神轉移到人類的榮耀、財富與軍備上。以賽亞書三十八章是希西家靈命的顛峰,人在苦難中比較會倚靠神;三十九章則是希西家一生的敗筆,人在得意時容易忘記神,吾等戒慎!

 「大祭司以利亞實的府門」(三20-21)也可能是最短的一段工程。最長的「谷門」「糞廠門」(三13)工程可能破壞最少,最短的「大祭司以利亞實的府門」可能難度較高。米利末已經建造了一段(第四節),以利亞實的府門是米利末的第二段工程。因此,也或許「以利亞實的府門」是較輕鬆的小工程,才再交給米利末。無論如何,米利末精神委實可嘉,不但完成自己分內的一段,又投入另一段。

對著自己的房屋修造」的智慧巧思

「對著自己的房屋修造」在第三章出現六次(三10,23,28-30),尼希米安排建城者在自家附近修造牆垣,顯示其對人性有深度的瞭解。如此考量有幾個優點:第一,百姓的住屋是緊靠著城牆,考量安全的需要,修築自然堅固;第二,因為對住家附近地形的瞭解,易於克服技術方面的困難;第三是方便、省時的安排,可以就近返家休息,節省交通時間;第四是安全的顧慮,當敵人的騷擾持續提升時,百姓可以就近保護家人。這種人性化的規劃對今日教會的牧養提供不錯的示範,安排事工時可留意會友個別的特性與需要。

「其次是希拿達的兒子賓內修造一段,從亞撒利雅的房屋直到城牆轉彎,又到城角。」(三24)

「賓內」(請詳見完整PDF檔,Binnui)很可能就是第十八節的「巴瓦伊」(yW:B;,Bavai),有幾個理由:第一,他們都是希拿達的兒子;第二,「巴瓦伊」從未出現在希伯來人的家譜紀錄中,亦即,它不是希伯來人的名字,學者認為「巴瓦伊」可能是「賓內」的誤寫。其三,二十四節:「賓內『修造一段』」,原文是「賓內『修造另一段』(a second piece,ynIve),既然賓內修造第二段,而上文唯一的證據是十八節的「巴瓦伊」,因是同一位父親,且希伯來文字形又頗為類似,因此,新譯本將這兩節都翻成「賓內」。所以,「賓內」是值得讚揚的利未人(三18),雖無產業,仍與百姓黽勉同心,修造了兩段城牆,足為表率。

二十八節「馬門」是耶路撒冷城最東的門,至於二十九節的「東門」是聖殿正東方的門。考古學者發現古代以色列建築都朝東,可能和太陽有關,日光帶來光能和生命力。古代以色列的墳場集中在西方谷地,西方因此有死亡的象徵。東方有基訓泉水,代表生命的連結,因此綜合起來形成東西兩極的觀念軸線。

三十一節「哈米弗甲門」或譯作「檢閱門」,三十二節又回到了東北角築城的起點羊門。「銀匠與商人在城的角樓和羊門中間修造」商人被列在各行各業的末端,暗示耶路撒冷已經漸漸恢復生意買賣的日常生活正軌,也預告這個日後破壞歸回族群謹守安息日誡命的行業(尼十三15-22)。

周詳計畫超效率行政與齊心努力

重修城牆是一項艱鉅的工程,尼希米竟然能在五十二天之內迅速完成(尼六15),這與他的周詳計畫與超效率行政組織能力很有關係。百姓上至祭司下至銀匠、製香的,甚至婦女(12節)都齊心努力,只有提哥亞的貴冑不合作(5節)。經文數次提到「靠近自己房屋修造」,這是分組領袖的智慧巧思,使得百姓為了自家安全而更認真修建。分組名單中沒有建築專家,可能因當年木匠、鐵匠都被擄(王下二十四14),現在投入築城事工的是一群各行業的平民百姓,卻在一位傑出的領袖號召之下,成功地組織起來。

從耶路撒冷到八德

華神是超宗派神學院,學生來自各宗派、各地區,雖無固定宗派支持,卻又是所有宗派支持的學校。雖然台灣很多大型教會牧者是華神校友,但大部分校友是牧養中小型教會,能回饋母校的經費有限,就像歸回建城的信心團體之特質:神職人員與基層百姓。但是眾志成城,滴水成河,加上一百五十間長年固定奉獻支持的教會,顯示華神是屬於眾教會的資產,意義深遠。比照尼希米興建城牆團隊的分組合作,邀請讀者諸君為八德新校的工程與我們齊心禱告與奉獻。當我們願意「起來建造」時,將會看見「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們的神!」

讀者是否已預備好回答前面設計的問題?全部答對者歡迎來學校簽磚奉獻,並領取獎品。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0225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