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務長/許南盛


「這奧祕在以前的世代沒有讓人知道,像如今藉著聖靈向祂的聖使徒和先知啟示一樣, 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穌裡,藉著福音,得以同為後嗣,同為一體,同為蒙應許的人。」(弗三5-6)

我終於騎車騎到碧潭的陽光吊橋了!

過去兩年半的小組活動一直都想要去碧潭,可是幾乎每一次都是天不作美,結果只好改成在學校玩桌遊。有時外面陽光明媚,因為小組負責打掃,結果又是關在學校裡面玩桌遊。不是不想和大家玩桌遊,而是對著學校外的好山好水,總是讓我對著桌遊嘆息。

放暑假了,努力養成早起去運動的習慣。有時清晨快走,有時騎腳踏車。終於,自己一個人,在兩年半之後,騎車到碧潭!最近在FB上,常看到一個建造團隊的影片說:「一個人走得快,群體走得遠。」 (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

我在美國的非洲同學說這是他們的諺語,非洲人最懂得團隊的重要。可是按我騎腳踏車到碧潭的經驗,團隊不一定能讓人走得遠。一個人走得快,也可以走得遠。群體總是要顧前顧後,扶老攜幼,怎麼能走得遠呢?摩西帶著一整個以色列民族,這個團隊夠大,應該走得更遠,可是結果從埃及出來的以色列男人,都死在曠野無法走到目的地。雖然小組的人數,連同家眷,也只不過十幾個人,每一次外出也總是有一兩位不能去。而且華神生活超忙碌,要大家配合我,滿足我對騎車到碧潭的渴望,我豈敢一提再提說要去碧潭?兩年半,一群人去不成,一個人,一個早晨,一個鐘頭,就完成心願。一個人可以走得快,也走得遠!

其實一個人想去哪裡,天涯海角都去得了,只要有勇氣。可是,群體呢?旅途中難免會有意見不同,難免會有紛爭,怎麼能走得遠呢?難怪一個人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瀟灑,總是非常吸引人。

可是一個人要走那麼快,那麼遠,是為了什麼?

為了滿足自己對陽光吊橋的渴望?感受風與速度的快感?想到哪裡就去哪裡的自在?之後呢?我們再尋找另一種滿足,之後呢?……我們和人越來越疏遠,越來越沒有可以講話的人,越來越不知道如何建立親密關係,越來越只喜歡自己一個人……後來發現自己竟是孤身一人!

走得快,走得遠,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曾經是個悲觀主義者,覺得這個世界越來越糟糕,人心貪婪險惡,人不為己,

天誅地滅。即使我不貪婪不險惡,也抵不過這個世界的敗壞。因此,只求自己好好地活,不要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糟就好。我曾經也是一個獨身主義者,總認為一個人都顧不好,兩個人更麻煩,因此何必再結婚生子,把小孩帶來這個沒有盼望的世界?可是,在我還沒有真正明白什麼叫「那人獨居不好」之前,神讓我進入婚姻。那時只是覺得自己越來越自我,而一個自我的人會變得越來越自戀,最後也會走向希臘神話納西西斯自我滅亡的結局。

神愛我,讓我學習怎麼樣去愛人–從學習愛自己的妻子開始。愛不是一條容易的路,而且有時是很痛苦的,因為被破碎是痛苦的!尤其當我覺得自己也沒有不好,沒有不對的時候,為什麼還要改變自己?在委屈、不平與憤怒之中,自我被粉碎。我慢慢學習怎麼樣去愛一個和我完全不一樣的人,怎麼樣在衝突與淚水中,建立真正長久親密的關係。

我漸漸領悟,原來活著不是為了一個看起來帥氣瀟灑的自己,而是不惜破碎自己,與人連結、與神親近。我想活著的終極目的,就是要去建立,去享受與神與人的親密關係,雖然在這過程中是需要付上許多代價。但是我們卻能在聖父聖子聖靈彼此的互動中帶著盼望努力前行。三一神彼此委身,彼此體貼,彼此相通,祂讓我們可以看見人與人這樣的親密是可能的!我從一個悲觀主義者,成為一個盼望主義者;從一個個人主義者,成為一個群體主義者。

我還是會一個人騎車去享受風與速度,享受在大自然中與神同在陽光吊橋的美好。但是,我也沒有忘記,若不是在群體中,有畢業生把腳踏車送給我,我可能也沒有這樣的動力走出去。因此,我去快走的時候也會邀請學生,享受彼此同行的親密團契。

走得快,走得遠,不單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基督的身體!既然同為後嗣,我們就是同為一體,因此要同被建造,同蒙應許!固然,一個人是可以走得很快、很遠,但是要想一想,我們到底要走向何方?

群體一起走,我們才能走得親,走得近,走出神所喜悅的樣式來!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0225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