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芳代禱信20170529-0606

2017/5/29-6/6 

至今想起還是覺得很多的辛酸

住在鄉間的缺點

唯一的一家醫院,沒有泌尿科醫生常駐。有的只是客座專科,開完刀人就走了。五月二十九在送大衛進入手術檢查間的時候,我只知道的是他將要做膀胱鏡檢查。他告訴我檢查之前醫生做個測試發現他的尿量和時間比例測試。醫生發現攝護腺有腫大他將要做re-section—TURP. 他也解釋有狹宰在尿道所以會在檢查時順便進行手術。整個過程歷時數小時。原來只是一天的小檢查小手術。但是他有動兩個部分,因此血流量較高因此需住院一天。應該兩天就可以出院到了六月一日醫生認為他可以出院就決定拔除尿管。第一次無法移除。過了五個小時後終於移除。尿中的血濃度還是很高。尿壺的尿顏色像是紅豆湯。而且他自行解尿的頻率過高似乎有點頻尿和急尿。我將我的擔心告訴外科醫生。當時泌尿科醫生已經不在愛麗思泉了。外科醫生的解釋這些都是正常的。我們出院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還戴上成人紙尿褲。從他回到家他就是坐立難安只能坐在馬桶上。我們能做的就是鼓勵他多喝水希望能將血塊衝稀釋。一個晚上難以成眠。所有睡眠只有半個小時。我們都以為第二天這一切會好轉。

六月二日清晨五點他解出一些血塊我們以為這樣就好了。怎料他整個人開始陷入有點恍惚,疼痛難崖。我們決定再回急診室但是他擔心在車內,無法控制。

感謝神家庭小組的姊妹幫我帶來成人紙尿褲和睡袍因為外面很冷。這時候我們已經決定叫救護車,因為沒有空在急診室候診了。感謝主姊妹來把一切所需帶來救護車也來了。將以諾交給姊妹我就陪大衛上了救護車。在車上大衛開始顫抖最後嘔吐至少七百CC的水出來。到了急診室急診醫師很快來了。認為這是小問題只要插上尿管就可以疏通了。這時候大衛的疼痛指數已經高升他們開始給他嗎非止痛。膀胱鏡測試至少有九百CC尿量。這時急診醫師問大衛願否讓實習醫生試看看。大衛竟然說願意。我在旁邊真的想大叫但是無可奈何。實習醫生很仔細地做了準備怎知插完管之後只有一點點尿量接下來就無法抽出尿了。換急診醫生試試。再來是急診主任醫師試試。完全無功。最後告訴我們他們已經試了他們所能的。只有等外科醫師了,繼續做減痛處理再打嗎啡。但是大偉已經是痛苦哀號了。八點多到達醫院外科醫師將近一點多才到。需要找到開刀的泌尿科醫師(人已經回雪梨)等候諮詢又拖了一個多小時終於得到建議做膀胱引流。當洞打下去館剛插入,突然間尿像噴的一樣出來。至少有一千二百CC。頓時大衛整個人就舒服下來了。外科醫師就開始沖洗整個沖洗可以看到幾乎一整盆的血水加上各樣的血塊在當中。沖洗完之後,此時已經下午三點多了。因為沒有泌尿專科醫師一個簡單的膀胱引流竟然花了至少七個小時讓病人等並受煎熬。下午四點多進到病房。晚上吃完晚餐竟然在插尿管處大出血約二百CC。感恩的是至六月六日出院當天該處的血已經止住了。

六月六日大衛帶著膀胱引流管回家。到目前為止仍然未能自行解尿。膀胱引流管雖然暫時解決問題但是我們希望能越早移除越好。目前除了禱告還是禱告。

求神親自醫治讓他的排尿系統能夠完全恢復正常。醫院護士在出院前給予大衛和我一些換紗布訓練。因此我們目前是做居家護理並且有公衛護士來家庭指導協助。現在我們不能預測癒後,擔心焦慮都沒有用。只有每天憑信心一步步往前行。

在這個過程我一直在想主阿我多希望這只個惡夢醒過來一切都好了。但它不是夢。我們只能憑信心一步一步走下去了。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著祂旨意被召的人。

明芳201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