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倩平 華神道碩第20屆,神碩第6屆校友,目前在威克理夫服事。

前言

這是去年重病再生之後回顧過去一年的經歷,心中充滿了感恩,因為神再把生命氣息賜給我,讓我可以再來讚美神,並且訴說神的恩典,實在是出於神極大的憐憫和恩惠,也是眾人祈求禱告的結果。將一切榮耀頌讚都歸給神!

「死人不能讚美耶和華; 下到寂靜中的也都不能。但我們要稱頌耶和華,從今時直到永遠。你們要讚美耶和華!」(詩一一五17-18)

悲喜交集的日子,是既令人歡喜,又讓人肝腸寸斷的日子。2016年六月二十日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日子!我從重度昏迷,幾乎死亡的邊緣清醒了過來,但是我的母親卻在前一天突然的死亡。本來應該歡喜的我,遭遇這樣的悲傷,完全掩蓋住我和所有親朋好友們的歡喜。

在聖經以斯拉記三章10-12節曾記載了這樣一個悲喜交集的事件。那是以色列人被擄歸回後,在耶路撒冷重新立起聖殿根基時候所發生的事情。再次立起根基的時候,大部分的人歡呼喜樂,但是有一些人悲哀哭泣,那些人是宗教領袖、祭司,利未人和族長。他們曾親眼見過所羅門蓋聖殿立起根基時的宏偉狀況,現在重新立根基的聖殿實難相比。也或許這事讓他們想起自己背逆神而被擄到巴比倫,現在因為神的憐憫,赦免了他們的罪而帶領他們再回到了耶路撒冷,並且還能重立聖殿的根基,心中百感交集。

去年六月二日,在華神推廣教育處教下學期的最後一堂課,赫然發現我的手無法打開筆電的蓋子,上課時腦袋瓜子一片混亂,口裡講出來的話自己都覺奇怪,不知在講什麼。回到家非常的難過以及懊惱,教課已二十年,從來沒有教得這麼差勁。等我從昏迷中清醒以後,才知自己罹患了細菌性腦膜炎,六月三日之後發生的的事都不記得了。六月六日住院以後不久就昏迷了。到了六月中旬,醫生說他已經無法救我,看上帝要不要救(醫生是基督徒)。醫院發了兩次病危通知給家人,他們知道我就要離開世界,於是按照我預立的遺囑,不插管、不急救並且做器官捐贈,也預備我最後要穿的衣服,並且讓媽媽來見我最後一面。沒想到媽媽回去之後就一直嘔吐, 第二天醫生要為媽媽做腸胃檢查發覺媽媽不對勁,趕緊為她做腦部斷層檢查,才發現腦部裡面全部都是血,媽媽就這樣在兩天之內因為延腦中風而安息了。

媽媽安息的那天是六月十九日,隔日(二十日)我竟神蹟似的從重度昏迷中清醒。家人本來是要幫我辦理後事,轉而要為媽媽舉行追思禮拜。好似連續劇般的劇情,竟然發生在我的身上。家人遭受到晴天霹靂的打擊,今年我們沒有過母親節,因為大家的心情還未平復。而我是在母親過世一個多月後,才知道這事。我簡直不想活了,一心想跟著媽媽去,心痛到無法呼吸。我也非常的自責,而且不能原諒自己,因為媽媽去加護病房看我,知道女兒即將離開世界,幾週以來累積的心痛和壓力,讓她就這樣離開世界了。雖然家人朋友都沒有責備和埋怨我,但是我的心中一直過意不去。加上沒有能見到媽的最後一面,心中有著無比的遺憾。直到今年的五月,我靈修時讀到以賽亞書五十七章1-2節,心中才得著安慰,並且免除自責。「義人死亡,無人放在心上;虔誠人被收去,無人思念。這義人被收去是免了將來的禍患;他們得享平安。素行正直的,各人在墳墓裡安歇。」生死的權利不在我們的手中,而是在神的手中。雖然我們不能明白這生生死死的事情,但是我們相信神有祂最好的安排。

再生的日子,才是我大考驗的開始。清醒後我可以清楚跟朋友們說話,很快的能夠吃稀飯不嗆到,很早就可以拿掉了鼻胃。只是外觀上看起來好好的我,在病床上手腳活動自如,不久卻發現自己不根本能站立和走路。又因右手的神經受損,一到冬天,整個右手的手掌和手指頭變得又冰又麻,無法握緊湯匙與叉子。即使現在是夏天,冰麻感仍然存在。加上大便失禁(感謝神已經沒有小便了),包著尿布有十個月之久,幾乎快要生褥瘡了。二十四小時都需有人在旁照顧。

去年下半年住院時,我真的以為再也不能站立,因為兩腳像是插在水泥裡面,一動也不動,,整個人像是不倒翁,沒有人攙扶就往左右傾倒,更遑論是走路。經過復健老師的協助,從轉位、移位、到老師和外勞用「移位帶」帶著我一步一步的練習,至少現在已經可以站立的穩(六月二十二日在南京東路姊妹會站立七分鐘作見證,沒有扶著任何東西),現在也可以用助行器或扶著他人走路(見照片),只是由站立到自己踏出一步去走路還需再努力。

今年舊曆年之後,已恢復威克理夫傳遞禱告網的服事,四月份起也會參加週二早上的同工會。由於手部活動的限制,只能用左右各一指來打電腦。感謝科技的進步,手機和電腦都有語音輪入法,方便我工作,做讀經筆記,和寫見證。

我的生命歷程正如加拉太書二章20節所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 

當我二十五歲,因著對治療類風濕關節炎的藥物中毒,面對人生第一次瀕臨死亡之時,神已向我顯出祂對我的愛,雖然得了一輩子都不會好的病,關節已經被破壞的很嚴重,但是我得到了寶貴的永生,也因此讓我以後的人生,都走在神所安排的道路上。至今,我已有四張重大傷病卡,兩張重度殘障手冊,雖然一直有新的疾病發生,頻繁的住院,手術,都讓我灰心沮喪,甚至求神早一點讓我去祂那裡安息。還好是神憐憫我這個身體和信心都軟弱的人,保守了我沒有離開神和服事神。

願重新開始新生的我,更加愛上帝, 更多愛家人,朋友,和教會的家人。 並且更盡力傳福音,竭力服事上帝。盛曉玫有一首詩歌正好說出了我的心情:「每一步勇敢的走,每一天好好的過, 因為上帝愛我,祂會陪著我走。」

願以詩篇七十三篇25-26節做為我對未來生命的禱告:「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但神是我心裡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遠。」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0225
八德校區 : 桃園市八德區334長安街53號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