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院長/蔡麗貞


幾年前王貴恆牧師介紹筆者觀賞電影《魔球》(Money Ball),這是2011年以棒球為題材的美國運動影片,主角比利‧比恩(Billy Beane)是「奧克蘭運動家」球隊的總經理,他採用大聯盟統計已久的數據分析來尋找好球員,挖掘許多被視為沒有價值卻具有潛力的球員,或將對自己球隊不利的球星拿出去交換,其高明的交易手腕在大聯盟中實屬罕見!且在2002年球季以二十連勝追平美國聯盟的紀錄。「波士頓紅襪隊」曾以運動史上最高總經理薪資邀請比利加盟,但他仍決定留在奧克蘭。紅襪隊採用同樣的數據分析方法,於2004年拿下世界大賽冠軍。

王院長推薦筆者這部電影,難道暗示可以用數據分析搶優秀師資或學生?!天國事業可以用交易方式臻至最高效益嗎?曾有一段師資吃緊而事工正快速開展的時期,腦海中常都是數字,且為招募充裕的師資不停地打算盤。聖經對數點人口的舉動有何評論?數字是成功神學的指標嗎?或是任何領袖的策略決定中不能忽略的基本依據?

1970年代由彼得‧魏格納(C. Peter Wagner)推動美國教會增長的運動,評估教會是否增長的主要資料就是數點各種聚會人數。從1980年代開始,台灣教會開始興起數點人數的習慣。有人將此表象歸類於成功神學的事工導向路線,雖是略顯粗糙,卻早已成為教會與機構使用的評估根據。

不僅是教會數點聚會人數,連神學院也經常數點人口,每年最重要的事工就是招生,道學碩士科是學校核心學程,是招生成果的首要指標。師資也是經常數點的項目,新成立的學程如跨文化研究碩士科、道碩教牧輔導組,都需專業的師資才能招生。另外,擴校的募款數字圖表放在學校大門口,提醒所有華神師生同工需齊心努力的目標。《魔球》搶球員、算人事成本的劇本正在華神上演中,頗耐人尋味!

尼希米記第七章稽核歸回的聖民名單,是事工進展的轉捩點,也是外部城牆建造進入內部屬靈建造的必然程序。城牆雖已建好,尚不足以抵禦敵人的攻擊,必須分派人力居住與防守,尼希米不敢絲毫鬆懈。

安排守城的措施

「城牆修完,我安了門扇,守門的、歌唱的,和利未人都已派定。」(七1)「守門的」(gate keeper)是個特別的職份,用以看守聖殿四個方向的門(代上九17-27),因為聖城的危險性很高,敵人環伺四周,所以這些利未人被指派來守衛城門。

「我就派我的弟兄哈拿尼和營樓的宰官哈拿尼雅管理耶路撒冷;因為哈拿尼雅是忠信的,又敬畏神過於眾人。」(七2)「忠信的,又敬畏神」(a faithful man, and feared God),這兩個形容語並用在聖經甚少見,只出現在此處與出埃及記,後者是要求擔任百夫長、千夫長的屬靈特質(出十八21)是對基層長官的要求,也是事奉主的工人之特質。

「我吩咐他們說:『等到太陽上升才可開耶路撒冷的城門;人尚看守的時候(筆者按:就是還沒下班的時候)就要關門上閂;也當派耶路撒冷的居民各按班次看守自己房屋對面之處。』」(七3)尼希米提升京城的治安標準,在危機四伏時刻,規定太陽上升後京城才可開門,還未下班就得關閉城門,隨時警醒。歷史中許多勝仗都是半夜或黎明時刻出擊敵人,因那是警覺性最弱的時辰。

「城是廣大,其中的民卻稀少,房屋還沒有建造。」(七4)人口稀少主要是百姓不喜歡住在耶路撒冷,因為其田地、家人都在城外,城內多半是貴族、祭司或是聖殿服事人員如利未人的居所。後來尼希米用抽籤的半強迫方式分配首都的居民名單,「凡甘心樂意住在耶路撒冷的,百姓都為他們祝福。」(十一2)。

「我的神感動我心,招聚貴冑、官長,和百姓,要照家譜計算。」(七5)神將一個很強烈的意念放在尼希米心中,鼓勵他去數算人口、核對家譜。神曾「激動」大衛數算人口(撒下二十四1),結局卻是負面的,神並不喜悅,甚至降災給以色列人,然而神也曾曉諭摩西數點人口(民二十六章),以便策畫行軍、紮營的行伍,並分配工作,明顯數算人口不必然是負面的舉動。究竟如何區別此舉動之利弊?

有學者指出,大衛核計人數的動詞「數點」(撒下二十四2,4),在其他經文是指數點軍隊以預備打仗(民一3;書八10;撒上十一8),「簡而言之,就是為了徵兵。或許大衛考慮一項超越應許之地的軍事冒險。」(注1)大衛數點人口時已經平靖內憂外患,並沒有外來的軍事威脅,其動機可能是炫耀帝國實力,或是把安全感由神轉移到軍隊的人數。

華神的擴校究竟是炫耀成就,抑或是內外開展之爭戰?其實保守經營最為安全,然而世界局勢瞬息巨變,時代挑戰呈現多元角度,生存環境益形艱困,教會與神學院不進則退。既然台灣本土的招生已經呈現飽和,向外拓展是一條生機,學生人數增加,就有擴充更多優良師資的空間,形成良性循環。

聖民名單的意義

數點聖民的名單代表什麼意義?詩篇八十七篇是一個有趣的類比:

「耶和華所立的根基在聖山上。

祂愛錫安的門,勝於愛雅各一切的住處。

神的城啊,有榮耀的事乃指著你說的。

我要提起拉哈伯和巴比倫人,是在認識我之中的;看哪,非利士和推羅並古實人,個個生在那裡。

論到錫安,必說: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其中,而且至高者必親自堅立這城。

當耶和華記錄萬民的時候,祂要點出這一個生在那裡。

歌唱的,跳舞的,都要說 :我的泉源都在你裡面。」

此詩篇是描繪萬民敬拜上帝的景象,「當耶和華記錄萬民的時候」是末日神清點聖民名單的景象(詩八十七6)。第四節「拉哈伯」原是古時神話中的海怪巨獸,在尼羅河中翻滾的大魚(伯二十六12;賽五十一9),舊約用此神話角色代表埃及。第四節還提及其他國家:巴比倫、非利士、推羅、古實,這些外邦將來都要來錫安敬拜神。先知以賽亞早已預告原來敵對以色列的外邦人都要歸向耶和華(賽十九21-25),屆時都要入籍錫安,成為上帝的子民。上帝將登記註冊,視外邦人為錫安出生的公民。第七節:「歌唱的、跳舞的,都要說 :『我的泉源都在你裡面。』」道出外籍人士指著錫安說,祢是我生命的源頭。

第四節「個個生在那裡」,第五節「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其中」,第六節「這一個生在那裡」,代名詞 this one and that one 重複四次,是本詩篇的鑰字,神認識錫安每個屬於祂的聖民,上帝的百姓在名冊上都記錄得清清楚楚,一個也不疏漏,每個蒙救贖的子民都有歸屬的會籍,沒有人流浪於各教會,或躲藏在大教會樹下乘涼,每位信徒都應有自己服事、成長的團契。

以色列歷史中有幾次登錄名冊,為要確保歸屬的團體成員的合法性,尼希米是舊約最後一次數點人口,也是記載最詳細的一次。

被擄歸回的名單分成七種族群:領袖、家族、鄉里、祭司、利未、殿役以及找不到家譜的人,人數最多的是神職人員,其次是「西拿人三千九百三十名」(38節),「西拿」的意思是「被鄙視、嫌棄的」(the hated one),即比較低階層的窮人。顯示歸回團體之特質:神職人員與基層百姓。

祭司名單反映神職人員回歸的意願高

祭司名單(七39-42)與以斯拉記第二章的名單數字完全相同,顯示祭司的名單保存得很完整而準確。祭司名單的數字是四千二百八十九人,占歸回總人數的十分之一,幾乎是幾個家族人數的總和。亦即,回來重建家園的宗教動機很強,這些神職人員的職份只有回到聖地才顯出其存在的價值,耶路撒冷與聖殿是他們事奉的禾場。

反觀利未人,回來的人數很少(七十四人),加上守門的與歌唱的,只有三百六十人(尼七43-45)。利未人與祭司都是在聖殿服事的聖職人員,為何落差如此大?

利未人回歸意願低落

利未人不想回故居主要原因可能是工作較辛苦,整天管理雜務,社會地位不如祭司;也可能是他們已經習慣巴比倫的生活,僑居地有會堂,有自己的敬拜生活;另外,他們沒有自身支派專屬的地業,因此沒有根,思鄉的情緒或許比較淡薄。但他們與祭司都是免稅團體,波斯王曾給予聖殿當差的神職人員優惠,好讓其專心詳細辦理神殿的事務,以致福澤臨及君王與家族(拉七24)。

以斯拉率領第二批被擄者歸回者重建聖殿,需要一批利未人協助聖工,然而在隨行人員中卻找不到利未人。直到透過首領召募才有三十八位利未人同行,不過差強人意地竟然能徵求到更基層的「尼提寧」人二百二十位來服事利未人(拉八15-20)。利未人回來的意願不高,但歸回者卻很賣力地參與建城(尼三18)。

「尼提寧」又稱為「殿役」(temple servant,尼七46),加上「所羅門的僕人」,一共三百九十二人(尼七60),雖然從事更卑微、粗重的勞役工作,正如西拿人,人數竟然都比利未人多,且很忠心地事奉。「所羅門的僕人」可能是所羅門當年征服的迦南人,後來歸附猶太人的外勞(王上九21)。

「所羅門僕人的後裔,就是瑣太的子孫、瑣斐列的子孫、比路大的子孫。」(尼七57)這兒有一個極為有趣的女性名字「瑣斐列」,意思是「文士」,且是一位女文士,是相當罕見的例子,宛如第三章建城名單中唯一的婦女團體「沙龍女兒們」(尼三12)。猶太歷史中的確出現過女性的文士,根據某文獻記載,一位著名的文士之女兒幫忙抄寫聖經,在謄稿時附筆寫道:「請各位原諒我,在抄寫書卷時有些不周到與疏忽之處,因為我正在乳養孩子。」多麼富人情味的女性隨筆,且出現在聖經抄寫的神聖工作中(注2)。

基層同工需受肯定

《一個都不能少》是大陸導演張藝謀早年(1999)低成本的電影,使用一班非專業演員拍製的。一名十三歲少女生被任命到河北偏鄉擔任代課老師,前任老師臨走前吩咐她不要失去任何一位學生,但其中一名男童因家境困難而輟學到大城市找工作,代課老師千辛萬苦尋人,最後在電視台的幫助下順利尋回男童,並在各界的捐助下,使得這所偏遠小學重獲新生,是聖經失羊比喻最好的例證。

基督教會或神學院,掌聲與榮耀總是歸給主任牧師或老師,他們就像祭司,是神聖的職分,是特殊的尊榮,也是責任與榜樣,然而權柄也帶來責任,因此各方面包括家庭、婚姻就受到較多規範制約。但在神眼中,每位信徒的服事都是寶貴的,一個都不能少!行政同工彷彿利未人,其重要性雖不易被看見,但卻是拴緊機器的螺絲釘,是守住大局的穩定力量。

財務公開透明

七十至七十二節是領袖的捐獻,八項金、銀、碗與祭司禮服的細目記載,其意義是:尼希米在財務上是公開透明的,帳目記錄精準清楚,這是身為領袖,特別是行政管理人員需具備的特質,在財務上沒有任何瑕疵。

華神第三期擴校經費達七億五千萬,眾教會的慷慨解囊,老師也在各教會傳遞需要,帶回一筆又一筆的奉獻。身為神職人員卻又要經手大量財務進出,需要嚴謹的作法與程序保護。

印象深刻的是,菲律賓華福會接待筆者的同工協助筆者在大會中分享華神擴校事工,她不愧是管理財務的「大掌櫃」(筆者給她的封號),將每一筆菲幣換成美金,帳目清楚詳載,讓攜帶現金返國的筆者非常輕鬆,也讓學校財務同工記帳、開立收據省事不少。

曾有熟識的牧者熱心、即興地在主日當天為擴校募款,聚會結束後立刻將一疊奉獻現金奉上,筆者察覺沒有奉獻者名字與個別金額的細目清單,婉轉地請教會幹事補上這些資訊,次日再送到學校財務處。雖然過程較麻煩,卻是保護雙方在財務管理上不致疏漏。

歸屬的教會團體

數點人口以及名單分類之神學意義是:每位聖徒都應該有歸屬的教會團體之照顧與保護,此團體也是信眾成長與服事的屬靈的家。有落腳的戶籍是幸福的事情。華神老師主日受邀在不同教會講道,服務眾教會,較難有固定教會享受深度的肢體生活,同時缺乏歸屬的團體遮蓋,筆者難免有時會擔心老師成為遊民或流浪戶。筆者週六必定分別出時間參加團契,跟契友在學習互動中建立深厚的主內情誼,享受彼此的關照與守望。希望將來上帝點名的時候,當祂問道:「蔡麗貞,你在哪裡重生?你的會籍在哪裡?你屬於哪一個團體?」筆者能大聲地回答:「我在政大團契信主,在台北靈糧堂受洗,是華神的同工,是台北靈糧堂豐盛團契的契友! 」

歸回的名單不只是行政管理上的程序或依據,有其更深的神學涵義,這些名單是蒙上帝所救贖的子民,「聖殿」不是只有磚頭、灰泥的外體結構組成的建築體而已,更是經歷上帝恩典的基督新婦之成員。聖徒是屬靈的聖殿,它的建築材料是使徒、先知的根基,以及耶穌基督這塊房角石,每個房間是靠基督聯絡,成為聖靈居住的所在(弗二19-22)。

掌握人力資源名單

第七章的名單記錄得很細節,也提醒牧者須瞭解自己的教會團體裡可使用的各種人力資源,領袖須充分掌握會眾的職業分類、恩賜特長,會友中如律師、醫師,可以協助身陷官司訴訟或住院療的肢體得到及時的資訊與協助。教會領導也需要明察秋毫,如會友年齡偏高,就應盡早規畫年長者事工;如果有很多單身高齡姊妹,就應留意經營此族群的身心需要。

華神即將遷校到桃園八德,除了教職員與全修生搬遷、駐守,在擁有嶄新的辦公大樓、教室、圖書館與校園之下,附近的生活機能如購物中心、醫院、學校與交通工具等等,必須有詳盡的資訊與服務,讓學校同仁與學生眷屬得以安心居住,在新的應許之地展開新生活。

注釋


1.Laird Harris, Gleason L. Archer andBruce K. Waltke編著,《舊約神學辭典》(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臺北:華神,1995),頁714。

2 .S. D. Goitein, “Nicknames as Family Names,” i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Vol. 90, No. 4 (Oct. – Dec., 1970), 517-518;cited from Edwin Yamauchi, Ezra-Nehemiah. The Expositor’s Bible Commentary, vol. 4,614.

請下載華神院訊五月號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0225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