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任教師/焦如品

我大一信主,大三時在青年宣教大會上領受神全職傳道的呼召,但當時並不是很清楚神要我做甚麼。大四開始尋求前面的出路時,我發現神一步步往出國念書的方向上帶領我。當時以為神大概是要我出國裝備後再回來從事福音文字工作,因此最後決定去美國念新聞/傳播碩士。在美國念書時認識了現在的先生,發現兩人都有全職的呼召,經過尋求後開始交往。我傳播碩士畢業後兩人結婚並一起到改革宗神學院進修,雖然一開始都有來自雙方家人的阻力,但後來神都為我們排除攔阻,也常在經濟上很奇蹟式地供應我們的需要,讓我們兩人都順利完成學業(先生念道碩,我念聖碩)。畢業後神帶領我們進入後來服事的華人教會,一待就是將近十八年,並且養育了三個很可愛的孩子。

剛開始全職服事的時候我不是很會處理人際關係,雖然真誠地想要幫助弟兄姊妹,但常因為太過心急或方法不恰當,心直口快的個性,無意中傷人或得罪人,造成自己和別人很多問題,自己也覺得很挫折。就這樣在錯誤中摸索了很多年,有很多慘痛的教訓,很多時候會懷疑自己到底是否合適做師母。但神一直用祂的話來堅固我,讓我知道自己走這條路是出於祂的恩典和揀選。

後來先生因為安息年有機會去進修,就鼓勵我去念一些輔導課程。當時因著在教會中常需要處理很多弟兄姊妹各方面的問題,很多問題都超出我們的能力範圍,例如成癮、憂鬱症等,但在當地又很難找到合適的華人基督徒輔導員來轉介,因此很想更多在輔導方面裝備自己,好能更有效地幫助人,至少不是越幫越忙。本來只是想旁聽或修幾門課,並沒有打算修學位,但後來為了要能進入某些只允許輔導系學生上的課程學習,我申請進入了婚姻家庭治療系碩士班,神也開路讓學校破例接受我成為學生(那個科系本來不接受外國學生)。

其實剛開始進入這個科系時,心裡是很驚訝並抗拒的,因為發現他們輔導時會整合很多世俗心理學的理論。在我當時的觀念,認為基督徒輔導只要有聖經就夠了,不該用這些外邦人的小學,甚至會因此跟老師同學辯論。但在學習過程中慢慢發現,這些世俗心理學裡面也有很多神放在一般啟示裡的真理和智慧,只要按著聖經的標準來篩選和使用,能夠幫助我們更深入地了解人的問題,也能更有效地幫助人。於是我觀念慢慢被改變。在這過程中,其實改變最大的是自己,包括自己的一些個性和跟人相處的方式,也對人的問題和軟弱有了更多同理心和接納。

安息年結束時,我們必須回去原本的教會服事,我來不及完成實習,學校也不允許我回到自己的城市繼續實習,我只好放棄學位。在我心裡,其實我一點也不覺得可惜,因為我本來就不是要拿學位,而只是為了服事充實裝備自己,所以已經很感恩了。但先生覺得這樣很可惜,因此回到教會後,他就為我找到了Liberty大學的專業輔導博士課程,並鼓勵我繼續去那裡就讀(所以我常跟別人說,我的學位都是被上帝和先生兩人push出來的)。我當時心裡很掙扎,因為一方面覺得自己沒有這個能力,另一方面也怕自己無法兼顧家庭和服事。但我禱告後很清楚知道這是神的心意,因此決定順服,相信這事若出於神,祂必會給我足夠的恩典和能力。當時我們並不知道幾年後神會帶領我們回台灣,也不知道這些訓練和學位以後都會用到,但很明顯地,神一路都已經在預備並帶領。

我們安息年回到教會後一切服事都很順利,教會也買了比原來大了幾倍的新堂,我學的輔導也對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帶來很多幫助,同時也提供免費的輔導給會友們從教會外面轉介來有需要的人。就在覺得一切都十分平順時,先生告訴我他覺得神呼召我們回亞洲服事。本來我心裡有點抗拒,心想大概先生只是說說而已,應該不會那麼快進行,但我們一起禱告後,他越來越有感動,我也開始從神領受到同樣的感動。我們本來的目標是想要去大陸,但發現身分上比較困難,最後決定來台灣。先生在台灣的改革宗神學院教書,每年會幾次進入大陸培訓。

在決定來台灣後我們開始跟當時牧養的教會長執們溝通,請他們為此事禱告半年。他們雖然很不捨,但最後我們得到了教會的理解和支持,神也在很短的時間內為我們預備了所需經費,並讓我很順利地在回來前修完了所有的課程。回來後神也開路讓我在沒有任何人脈的情況下順利找到實習機構,並讓我很順利地完成了論文和台灣心理師執照的考試。這一切我只能說都是神的恩典,我沒有什麼可誇的。祂的時間也是剛剛好的,因祂是不誤事的神。後來我的每個服事或工作,也都很清楚地看到全是神在開路和帶領。孩子們剛回來時是有些不適應,有時還會吵著要回美國,但慢慢適應後,也開始喜愛這裡的生活和朋友,現在他們也很感恩能有這樣的經歷,讓他們能擴展他們的視野,同時也學習在各樣環境中倚靠並經歷神。

回到台灣後,開始有機會到幾間神學院兼課,並在台北信友堂擔任輔導和督導的工作。2013年我們回美國述職一年,也在很偶然的機會下開始在我的母校Liberty大學擔任網路課程的教職。不過我發現我還是比較喜歡與學生們面對面的教導方式,因為比較能直接看到學生的反應,和他們建立關係,關心他們的生活和學習,了解他們的問題和困難,也比較能對他們的生命有更直接的影響。

對我來說,不論牧會、教職和輔導都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個呼召和服事,是神藉此來塑造、改變生命的管道。在這個過程中,我只不過是神手中的器皿,必須按著神的旨意來行事,才能成就祂的目的。我也相信,這個過程不但塑造我的學生,也塑造我自己,正是我們中國人所謂的教學相長,而且不只是知識的增長,更是生命的更新。因此,一個基督徒老師不但是知識的傳授者,更是生命的傳遞者和塑造者,每一個學生都是神放在我面前的禮物和我服事的對象,要藉著我幫助他們在各方面更貼近神的心意。我不但是他們的老師,也是他們的牧人、屬靈導師(mentor)和僕人,要按著神的心意來服事和帶領他們。

來到華神任教,也是我從來沒想到的。因為這幾年先生除了自己在神學院訓練並幫助學生植堂外,兩年多前也決定自己出來植堂,我身為師母也是他主要的幫手。加上原本的輔導和教學工作,已經非常忙碌,並沒有想到要再轉換跑道。但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在機緣巧合之下,我被神一步步帶領進入華神。在自己多年牧會和輔導的經驗中,我了解牧者在教會中多半要面對的挑戰其實是處理人的問題(這個人常也包括自己),牧者的個性和生命的成熟度常是事奉的關鍵,若牧者自己的生命和個性問題沒有處理好,不但會傷人傷己,為教會帶來很大的問題,牧者自己服事也常常走不遠。當然,現在教會裡外都有很多輔導的需要,因此這方面的訓練變得非常重要。

老實說,我進來華神後的心情是很恐懼戰兢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勝任這個職位。但我很清楚知道來華神既然是神的帶領,祂就必賜給我足夠的恩典力量做祂要我做的事。我現在在華神唯一的心願,就是能不負神對我的託付,照管好祂交託我的工作和羊群,做神無愧的工人。雖然很多時候還是會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但相信祂的恩典夠我用。如同神對保羅說的:「『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十二9,10)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0225
八德校區 : 桃園市八德區334長安街53號
電話:(03) 2737477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