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任教師/何世莉老師


    猶記兩年前我與學校教職同工們一起出席華神八德校區動土典禮(實際時間為 2017 年12月15日)。至今仍深深記得,那時出現在眾人眼前的一片雲瀑(如圖)。其中兩處使我感到驚訝和讚嘆的是:這片雲瀑的造形,以及它出現的時機。

    這是我人生首次遇見的雲瀑景象。加上當天的其中一位致詞嘉賓,正是氣象學專家,以及對桃園地區十分熟悉的貴賓,在他的演講中,他提到這片突然出現在我們眾人眼前的雲瀑。他指出這是非常罕見與獨特的自然奇景。這讓我堅定的認為這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景。還記得當時我還拍了幾張照片放在臉書上,並加上這段文字說明:「昨天動土典禮的雲瀑,……她把這一切的事存在心裡,反覆思想(路二19)。」

    是的,你猜對了!那時我滿腦子醞釀著許許多多的繁雜思考,也急著把眼前的景象嘗試跟聖經、神學和現象學作聯繫。作為一名解經學者,直覺告訴我,要就眼前這景象作一些建基於聖經的解釋:這雲瀑的出現對華神、對我意味著什麼?

    當然,我腦海中會立即浮現一種解讀,但我慣常會先把自己的初步解讀存放在內心深處的那個小黑匣中,並採取觀望(wait and see)態度,因為我深知人類對自然現象的解釋總是難以捉摸。因此,我當時引用了路加福音二章十九節的經文。認識新約的人立即會察覺到,這經文是我們聖誕節故事的一部分,這是那位全知敘事者(omniscient narrator)描述馬利亞的內心世界和內在反應的一段話。

    這段故事告訴我們,在耶穌誕生後,天使出現在牧羊人面前,告訴他們這位嬰孩的光榮身份,牧羊人把這信息轉達馬利亞,告知她耶穌長大後將為這個世界成就的一切。像馬利亞一樣,我想等待適當的時間,讓時間驗證我對這片雲瀑形成的解釋。

    兩年多後的今天,華神終於遷入八德新校區。這像雲瀑般的雲層再次出現在眼前。坦白說,上週我在回宿舍的路上,雲瀑又再次映入眼簾,今天早上(2019年十一月二日),當我打開窗戶時,相同的雲瀑又向我打招呼(下圖)。僅僅搬來八德華神新校區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我已看過不下三次這片曾被我視為獨一無二的雲瀑奇景。或許它出現得更多,只是我未曾留意到,也未向人打聽。我猜想這類雲層景象在桃園地區是蠻普遍的,也許是因地埋位置的關係,八德的風勢為雲層的生成提供了合適的條件;又或者是因周遭環境的空曠,所以更容易看到這雲層景象,不像台北到處都被高樓大廈所包圍。

    回到我的感受,我該如何面對這一而再、再而三出現的雲瀑「奇景」呢?老實說,我是有點洩氣的。我以為罕見且獨一無二的雲瀑,理應是沒有任何複製品,但重覆的出現,使到「奇景」變成了「常景」。我的「人生首次」也變得不再特殊了。我要如何面對這個擺在眼前的事實呢?

    我反思後得出的結論是,當我把雲瀑奇景的出現看成是獨特的神聖記號(divine sign)介入,如同舊約的神顯(theophany),這思維的背後,實際上是建基於我們人類有限的感知能力(perception)與當下的存在狀態(state of being)。事實上,這不正是上帝與衪作事的典範嗎?上帝經常以這雲瀑的方式排列這些雲層,無論怎樣自我解釋,雲瀑的出現還是常態,儘管不是每天都有。原來,對我而言獨特的,在上帝面前卻顯然是平凡的,只是我一直沒有注意,或是沒有以正確的思維方式來看待這個事實──這雲瀑「奇景」是上帝的「平凡」作為。

    人類心理學告訴我們,人類生存的侷限性(liminality)增強了其對獨特性(unique)和個性化(personalized)現象的渴望。侷限性是指當一個人處於從熟悉的狀態到未知的狀態間之過渡期時,所出現的迷失或模稜兩可的狀態。因著人類侷限性的存在,繼而所產生出來的不安狀態,使到其自身變得脆弱。終究,面對建校規模如此龐大、且資源有限的大型建設項目,誰不會害怕顫抖呢?

    是故,自然而不自覺的脆弱狀態為我們能以不同的視角看待事件,提供了詮釋的空間。這是一片詮釋學的透鏡,讓我們能感知事物遠超於該事物本身之所是,也讓我們可觀察到事物的個體性與交際性,更是讓我們能定義某事物為「獨特的神聖彰顯」(unique divine manifestation)。正是處於這種侷限性狀態下,人類不可避免地(同時是可被了解地)渴望聽見一些具有意義和能夠帶來保證的話語,以換取厚重的安全感。

    雖然我們可以同理尋求非凡的、獨特的,甚至是超然的經歷的人。但或許過分追求這些經歷,將會削弱了上帝就在日常中常態的介入和顯現,這個更叫人驚嘆的現實。過分專注於特殊經歷和現象,可能會損害了我們對那位常常和我們交流,並透過我們所能理解的方式把自己顯明出來的上帝的敏感度。畢竟,上帝不就是那掌控世界、萬有也要靠祂而立(西一17)的上帝嗎?詩篇十九篇一至二節不就是告訴我們:「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

    回頭看,雖然我為那原本被我認定為獨特的景象竟成了平凡的經歷,而感到失望,但上帝卻為渺小的我降卑祂自己而如此作(condescended to my low estate)。雖然我的理解是錯誤的,是多麼的臨時、甚至多麼的主觀,但至少在那個時候,都迫使著我期待那超越常態存在的事物出現。我的詮釋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以至於我想一直等候和觀察。也給予我一種期待-親自來看看我所決定放在心中的那個東西是否能得到證實。如果當時我很快地忽略了那雲瀑的形成,並不理會我的第一個解讀,那麼我將會錯過這場自我反思的成長過程,及更深認識這位全能父上帝的精彩旅程。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5885
八德校區 : 桃園市八德區334長安街53號
電話:(03) 2737477  傳真:(03) 3714703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