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牧宣教研究中心執行長/吳獻章


    如果你預言錯了,沒有人會忘記它;如果你預言對了,沒有人會記得它。

「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人子降臨也要這樣。那時,兩個人在田裡,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所以,你們要警醒,因為不知道你們的主是哪一天來到。家主若知道幾更天有賊來,就必警醒,不容人挖透房屋;這是你們所知道的。所以,你們也要預備,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太二十四 36~44)

當世人因看不見的病毒侵襲以致瘟疫橫行而陷入「封城」的擱淺困境,眼睜睜地看著死亡人數迅速地與日俱增,於是恐懼和絕望深鎖的心靈宣洩了無助的吶喊:「要等到幾時呢?」(啟六 10)不到黃河心不死的世人,往往要等到見了棺材才肯落淚;也總是在面臨科學都已無力解答時,才會認真問起聖經最複雜迷離的末世論:人類還有未來嗎?或者世界將在熄燈號吹響時,一逕走向不歸路?

最近扮演施洗約翰般曠野人聲的李文亮醫生,在這次武漢肺炎之初,以「吹哨者」的行動呵護醫風,招呼同伴警醒,得到的結果卻彷彿「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向你們舉哀,你們不捶胸」般(太十一 17)。且聽這位死前希望在墓誌銘刻「他為蒼生說過話」的基督徒眼科醫生,催淚遺囑中一段無奈的感嘆:

「我原本平凡而渺小,有一天我被上帝選中,託我將祂的旨意轉告蒼生。我小心翼翼地說了,於是,有人勸我不要驚擾太平,他們說:你沒看見滿城繁華開得正艷嗎!為了讓全世界繼續相信現世安穩,我只好守口如瓶,還用鮮紅的指印保證——我說的話都是童話,戴花冠的致命皇后從來不曾下凡作亂。就這樣,天下繼續熙熙攘攘,誰也不知道,巨大的悲傷即將把城門深鎖。」

這「我們向你們舉哀,你們不捶胸」的光景,像極了二千年前,那些從聖殿走出來、對明天過後完全無知的門徒,在看見碧玉輝煌的聖殿後,對耶穌所說的話:「夫子,請看,這是何等的石頭!何等的殿宇!」(可十三 1)耶穌隨即用末世論來澆熄他們對日光之下聖殿的火熱推崇:「我實在告訴你們,將來在這裡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不被拆毀了。」(太二十四 2)

知道事情「大條、嚴重」了的門徒,緊接著在聖殿對面的橄欖山,暗暗地請問耶穌:「請告訴我們,什麼時候有這些事?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什麼預兆呢?」(太二十四 3)如此才引爆對觀福音所記載的末世論(太二十四章;可十三章;路二十一章),其中耶穌所預言聖殿要被毀,果然在主後七十年應驗──提多將軍率領羅馬大軍再次圍攻耶路撒冷,竟耗時達四個月又二十五天之久(圍困期間大約 110 萬人喪生)。此時城內缺糧,出現人吃人的慘況(約 11.6 萬人餓死)。破城而入的羅馬軍隊,宛如發了瘋似的,放火燒了用金銀鑲貼的聖殿。直到火熄了,士兵醒悟過來才懊悔地發現,鑲貼的金銀已經在大火中完全融解並流入聖殿牆柱縫隙。奪得金銀惟一的方法,就是敲挖並摧毀聖殿牆柱……聖殿遂被夷為平地,應驗了耶穌「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不被拆毀了」的預言!

對當今的信徒而言,更想知道的末世論不是第一世紀的「已然」歷史,而是「人子近了、正在門口」的「未然」徵兆。學者發覺,耶穌乃藉著第二聖殿的被毀(「已然」),來預告「人子的第二次降臨」(「未然」),然而對於世人渴想知道「那日子」是「哪一天」?祂用「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作比喻(太二十四 32),至於詳細的時辰,祂僅用「不知道」(太二十四 36、42、50),「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回答(太二十四 36)。因此關於明天過後的情節,即使人間的八卦、塔羅,乃至赫赫有名的唐朝「推背圖」,全都使不上力,全都測不準!

為強調人無從預測的「未然」末世,耶穌用挪亞時代的「已然」典故,來闡述明天過後的不可知:正如挪亞時代的洪水「不知不覺」地來了,將人全都沖去(太二十四39);就像賊人幾更天要來挖透房屋,是不會事先向家主預告的。這宛如量子力學的「測不準」原理,「末日是何日」完全不可知、想不到(太二十四 44、50)。惟一能確定的是,當主第二次降臨時,「兩個人在田裡,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太二十四 40~41)難怪有位幽默大師說了段末世論的名言:「你千萬不要說預言,因為如果你預言錯了,沒有人會忘記它;但如果你預言對了,卻沒有人會記得。」

本文將從聖經關於末世的經文,來闡述世界吹起熄燈號之前,只有秉持屬靈眼光的神兒女,可以鳥瞰末世所充斥的測不準原理!

  1. 末世人類面臨的威脅,包括人文、天然和超然災害

末世誠然有「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的人文災害(太二十四 7),這些災難(還包括當今世人所擔心的瘟疫、迷惑的「野獸=人為卻失控的生化武器?」,見啟六 8)的死亡人數可達人類的四分之一(啟示錄第六章的四印)。而比歷史學家所關心的人文災害更可怕的,乃天然災害(如澳洲大火,地球暖化),其死亡人數將達到人類的三分之一(啟示錄第八章的四號)。然而,還有比科學家所關心的天然災害還要可怕的,乃靈界的超然災害(啟示錄的第五、六號,和啟十二、十三章),內容如耶穌在橄欖山所闡述,關於假基督、假先知的屬靈爭戰(太二十四 11~24),其死亡人數乃百分之百(另見啟示錄十六章)!這遠遠超過歷史學家和科學家所能關注的超然災害,絕對無法預測,只有具備屬靈眼光的神兒女方能領略!

  1. 明天過後,這世界所走的是往永恆的不歸路

從耶穌所敘述的末世,隱約可以看見人文、天然、超然這三段啟示錄的人間災害,最後,人類歷史走向巴比倫被毀滅(啟十七、十八章),娶新婦的羔羊將審判原本掌控人間的撒但(啟十九章)……人類歷史往永恆直奔。對比於佛教圓形輪迴的時間觀(斯賓諾莎和黑格爾如是觀),基督教的時間觀則是直線前行,世界會有關門的一天!對於生命,我們只擁有過程,明天過後,正如「吹哨者」李文亮在武漢疫情擴散全世界中也被感染,遺囑中如此描繪人世:「後來,上帝大怒,山河失色,我也病了。再後來,我的家人都病了。我們像千萬片雪花一樣,你一片,我一片,各自飄零。」從永恆來看,人的一生可短暫了,眼睛一睜一閉,一天過去了,眼睛一閉不睜,這輩子就過去了。「人生就像打電話,不是我先掛,就是你先掛」(大陸的電視劇對話)!在這測不準的人生不歸路,我們應該隨時準備放棄活生生的生活(加爾文語)。

  1. 世界不會完全公平,直到上帝吹起熄燈號

耶穌不諱言地預告門徒:主再來的那時,「地上的萬族都要哀哭。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祂要差遣使者,用號筒的大聲,將祂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太二十四 30~31)屆時,選民將被呼召受賞,但心裡說:「我的主人必來得遲」,就動手打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的惡人將受罰,重重地與假冒為善的人受罰,從此哀哭切齒(太二十四 48~51)!那時,五個愚拙的童女、領一千兩銀子的僕人和寶座左邊的山羊(太二十五章),全都要受審判!從啟示錄來看,在上帝透過耶穌行白色大寶座審判時(啟二十章),人間才會有完全的公義(之前,所謂的「轉型正義」都是人為、偏頗的)!李文亮的死、二二八事件、南京大屠殺、天安門事件……等,證諸歷史,今生不一定能夠得到平反!神兒女受屈時收刀入鞘(約十八 11),寧可逃離(太十 23),不行威嚇(彼前二 23),惟一能做的就是學習「伸冤在神、神必報應」的禱告和交託。

  1. 看清今天決定未來,必要委身於上帝的呼召

耶穌在橄欖山望著將被提多將軍摧毀的第二聖殿,預告了這世界將如何收攤後,對門徒和所有讀者發出呼籲:「誰是忠心有見識的僕人,為主人所派,管理家裡的人,按時分糧給他們呢?」(太二十四45)瞧,耶穌所關注的,並不是我們所關注的那測不準的「何時是末日/when」,而是被上帝測得準的「哪一個是良僕/who」,讓今天決定未來!從啟示錄來看,世界只會越來越亂;當世人定睛在瘟疫災難何時了結時,英國清教徒詩人 John Donne 卻呼應耶穌的呼籲:「你死的那一天,不是最重要的一天;你活著的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一天。」按馬丁路德的話:「我們好比找到了生命之糧的乞丐,就告訴其他乞丐。」啟示我們該順服上帝的呼召,因此得生命水的饑渴者,去傳道給饑渴者;找到道路的迷途者,去傳道給迷途者!讓所有被瘟疫「封城」的絕望心靈,早早飽得上帝的慈愛和救恩!

  1. 屬靈人明白,不要等到斷電時才想起積欠電費

在「那時」連結之下(太二十五 1),耶穌將橄欖山對於末世的講論(太二十四章),轉向十個童女、三種才幹、山羊和綿羊三個比喻(太二十五章)。祂用猶太晚上迎娶的傳統,提醒神兒女不要像那五個無知的童女,明知新郎遲早會來迎娶(整個迎娶的過程可能要好幾天),也知道燈具不能裝很多油,卻沒有按時添加。等到新郎在測不準的時候突然出現,而且就在這五個無知的童女匆忙找油添加的當下,新郎入席婚宴,門就關了。耶穌這比喻勸神兒女警醒,未雨綢繆,「因為那日子,那時辰,你們不知道」(太二十五 13),不要等到沒有油才慌得到處找,不要蠢到斷水斷電,才想到自己沒繳水電費!

  1. 能者多勞,桂冠戴在天國馬拉松選手的頭上

在橄欖山預告了明天過後的耶穌,藉著第二個比喻中的三種僕人來闡述天國(太二十五 14~30):主人按著僕人的才幹給銀子,那領了五千兩的,隨即拿去做買賣,另外賺了五千兩;那領了二千兩的,也照樣另賺了二千兩。等到末世收攤時,這兩個僕人都得到主人的稱讚:「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太二十五 21、23)這比喻提醒神兒女,事奉的法則乃忠心、盡力,能者多勞、多得獎賞,不要抱怨、自傲,甚或如法利賽人責怪他人的心態。司布真說:「不要問我一生工作的果效有多大,要問我是誰的僕人。」學習使徒保羅,比別人勞苦時,僅說:「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與我同在。」(林前十五 10)專心擔當天國馬拉松選手的角色,打該打的仗、跑該跑的路(提後四 7),直到見主的面,贏得主所賜公義的桂冠!

  1. 熄燈前,留心天國的價值不能以成本衡量

在第二個比喻中,對比於五千兩和二千兩的受託者受稱讚,被責備倒是那個恩賜最小的一千兩受託者。他明知主人在「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太二十五 24),卻因沒有屬靈眼光,竟然將那比喻為恩賜的一千兩埋藏起來,因此被責備為又惡又懶的僕人!主人就把他那一千兩奪過來,給那已有一萬兩的。由此可見上帝的賞罰原則,和人間會計公平法則很不同,非常測不準是「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正如第三個比喻中被丟入永刑的山羊,沒有屬靈眼光,即無法理解去服事那些心靈被「封城」以致餓了、渴了、病了的人,就等於服事主(太二十五 41~45)。最後和那一千兩的受托者都被丟在外面黑暗裡,哀哭切齒地進入永恆!以此切切提醒神兒女,天國的價值不能以成本衡量,況且「我是平凡的人,仍可在主手中做不平凡的事」(司布真語)。

  1. 信心是相信看不到的,賞賜是看到所相信的

馬太福音二十五章的三個比喻中,耶穌最後藉著山羊和綿羊分別受審判,來結束祂關於末世預言的講述。祂清楚告訴門徒,「當人子在祂榮耀裡、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祂榮耀的寶座上。萬民都要聚集在祂面前,祂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太二十五 31~32)寶座右邊的綿羊聽到蒙天父賜福時必然很傻眼,他們並不知道「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只是單純憑著信心去服事那些心靈被「封城」以致餓了、渴了、病了的人!遂與那五個聰明童女以及五千和二千兩的受托者,同得測不準的賞賜,成為「信心是相信看不到的,賞賜是看到所相信的」的最佳見證人(奧古斯丁語)。

「但願賜平安的神,就是那憑永約之血、使群羊的大牧人─我主耶穌從死裡復活的神,在各樣善事上成全你們,叫你們遵行祂的旨意;又藉著耶穌基督在你們心裡行祂所喜悅的事。願榮耀歸給祂,直到永永遠遠。阿們!」(來十三 20~21)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5885
八德校區 : 桃園市八德區334長安街53號
電話:(03) 2737477  傳真:(03) 3714703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