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宣教中心主任╱邱顯正


「以薩迦支派有二百族長,都通達時務,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他們族弟兄都聽從他們的命令。」(代上十二32)

歷代志上十二章,記載了在希伯崙歸順大衛、擁戴他作王的勇士名單,其中最令人眼睛一亮的,非以薩迦支派莫屬。「以薩迦支派有二百族長,都通達時務,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他們族弟兄都聽從他們的命令。」(代上十二32)這些族長都通達時務,更白話的說,就是對時代的徵兆與精神:正在醞釀或發生之事情背後的動向與思維,能夠洞燭機先,做出準確的判斷,知道神的百姓當如何回應,並且剛強行事,而他們的同工團隊、從上到下都樂意聽從他們的智慧與指揮。這樣的人,無論放在那裡,大家一定都很想多認識、甚至網羅入自己的團隊。

話說2020年已經過了一半,21世紀的起頭以911恐怖攻擊拉開序幕,極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挾持民航機撞向象徵資本主義大本營的美國紐約雙子星大樓,兩棟大樓在全球媒體關注下倒塌,驚悚的畫面傳遍了世界每個角落。美國也以戰爭行為來回應,向恐怖主義意識形態宣戰。接下來的20年,各機場的安檢陸續升級,空中旅行的人們只好耐著性子,接受這種恐怖戰爭帶來的不便。到了2020年,恐怖主義似乎稍有收斂,伊斯蘭極端思想卻仍然在某些地區蠢蠢欲動,隨時伺機爆發,奪走人命。1993年,卻有一批愛主的基督徒,本著愛鄰舍如同自己的精神,發動一個全世界最大規模的「為穆斯林世界禱告30天」的運動,在每年齋戒月期間,當全球19億穆斯林(截至2020年6月為止,總人數佔全球78億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從日出到日落,不吃飯、不喝水,刻苦己心向阿拉禱告,祈求洗去罪惡、得著阿拉的饒恕、並提升靈性的期間,基督徒則為這些屬靈上的以實瑪利後裔代求,使他們在異夢、異象當中看見耶穌,進而尋求真理,或者可以得著生命的救恩。而神也的確垂聽祂兒女的禱告,在各地陸續傳出穆斯林歸主的運動,把新希望與新生命注入這個看重律法主義的龐大族群。

另一方面,2020年初,從中國武漢傳出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WHO後來給它定名為Covid-19)。中國政府雖然知道疫情,卻壓制了吹哨人的警告,等到疫情爆發,武漢緊急封城,首都北京緊接著只准出、不准入,全中國也禁止國內飛機航班起降的情形下,企圖壓制疫情的蔓延;卻也有同時逃出武漢的人已經隨著一帶一路飛向伊朗、義大利,也有飛向美、日、韓等地,疫情在歐洲迅速延燒,然後擴及全球180幾個國家,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pandemic,截至六月中已超過750萬人確診、42萬人死亡。

接下來的國際情勢急轉直下,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隨著美中貿易戰在2019年開打,世界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之間落入了「修昔底德陷阱」,川普政府極端反中,對中國政策從過去四十年姑息、綏靖,變成火車對撞。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百年馬拉松》、Peter Navarro的《致命中國》這兩本書已經昭示美國對中國政策的轉向,並且把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分開來對待,視中共政權為綁架中國人民與中華文化的黑幫邪教。疫情蔓延開來,接著美中兩國互相甩鍋,指責對方要為疫情所造成的人命及經濟的損失負責。兩邊的媒體也鋪天蓋地的報導,互不相讓,儼然新型態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以超越傳統國界、地域的方式,以「超限戰」(中國著名軍事評論家喬良少將的著作)的方式全面展開。世界上的民主自由國家紛紛向中國索賠,並加速產業鏈外移,與中國脫鉤。美國對付中國的法案,一個一個推出,並迅速通過。中共政權這個世界碩果僅存的唯二共產政權(另一個是北韓)則對內加大維穩力度,封鎖不利於自身的一切報導。對外,則發動大外宣,打媒體戰,甚至中共外交人員也以戰狼的姿態,以「敵我者,雖遠必誅」的姿態回應,新冷戰時代眼見就要來臨,山雨欲來風滿樓。

另一方面,香港反送中示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香港國安法在六月初通過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馬照跑、舞照跳」的承諾,嘎然而止。東方之珠的民眾,好像以「退此一步,即死無葬身之地」的急迫感,面對政權的節節進逼,不論男女老少都有,上街示威、抗議、遊行。曾經商貿雲集的亞洲金融中心,富豪們無不急著把資金轉到海外避難,有辦法的人都在預備或早已移民海外,比較1997年回歸中國時的大出逃,有過之而無不及,海外華人教會想必很快就會迎來一批批操香港口音的基督徒。

在地球的另一端,美國因為白人警察執法過當,造成黑人George Floyd的死亡,美國種族歧視的痼疾,再度引發70多個城市的暴動,有些人為了社會公義挺身而出,有些人趁火打劫,更有人懷疑美國共產組織ANTIFA伺機搞破壞,讓美國政府難堪。發生在中美兩國的一些大事,在疫情仍然嚴峻的時節,看得見的世界乘著互聯網、社交媒體全面開戰,以中國主導的BATH(Baidu, Alibaba, Tencent, and Huawei)把以美國主導的FAGA(Facebook, Apple, Google, and Amazon)通通擋在中國的防火牆外,是一座新冷戰時代的柏林圍牆,把中國廣大的民眾關在牆內,除非奮力翻牆,否則無法接觸外界的資訊;而外界不論是憚於中國的媒體審查,或是覬覦14億人口的廣大市場,談到中國的事情,常常自我審查,不敢講真話,形成另外一道恐懼的高牆。看不見的世界,不論是病毒、價值觀或是屬靈爭戰,話語權爭奪戰,都看得令人目不暇給。究竟孰是孰非,究竟是Social justice, social distance, or social media?人類的身心靈,都成了戰場。

台灣在這些紛亂當中,卻好像處在颱風眼,全民「順時中」在疫情風暴裡,除了稍有不方便,出入得戴口罩,與其他國家比起來,貌似世外桃源,顯得出奇的平靜。國語教會向來比較不過問政治,可是對於這場全面展開,影響全球的趨勢與戰爭,也不能輕輕忽忽的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六14)。 如何效法約伯「我以公義為衣服,以公平為外袍和冠冕。我為瞎子的眼,瘸子的腳。我為窮乏人的父,素不認識的人,我查明他的案件。我打破不義之人的牙床,從他牙齒中奪了所搶的。」(伯廿九14-17)或至少該像個知識分子「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不是嗎?中國境內的教會,從疫情爆發、不得實體聚會以來,已經有成百上千的基督徒團體成立,少則數十人,多則上千人,「連結福音夥伴」藉著Zoom敬拜、團契、辦特會、專題演講、打破宗派的藩籬,同心為萬國禱告就是最好的「回應時代議題」的方式之一。

鏡頭拉回華神,跨文化研究碩士班在尼泊爾的同學,從今年3月28日決定撤退回台後,歷經尼泊爾緊急封城、關閉機場,機票一改再改,包機一波三折,終於在全院及眾教會與華神之友的禱告守望下,在6月11日全員同機回到台灣,進駐防疫旅館,自主隔離14天。透過網路,與其他師長同工、學生家長,一起見證2020年的華神畢業典禮。這十個月的海外工場訓練、體驗與實習,真是莊稼的主親自設計帶領,訓好訓滿,語言學習、文化觀察、生命交流、危機處理、情緒管理無一不超過人所求所想,也讓所有代禱者經歷上帝是不誤時、不誤事的信實之主。願主興起,使仇敵四散;也願主繼續使用華神,訓練更多以薩迦支派的族長,成為通達時務,有忠心、有見識、有膽量,能帶領神的百姓前行,擴展神遍及普世國度的時代工人。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5885
八德校區 : 桃園市八德區334長安街53號
電話:(03) 2737477  傳真:(03) 3714703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