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任教師/何世莉


2020年已過一半,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大流行,籠罩全球,衝擊人類社交與生活模式,面對疫情,聖經又能帶給我們怎樣的提醒呢?本文將透過思考路加福音十二章54-59節來對這次肆虐全球半年時間的疫情進行反思與回應。在這之前的經文,路加福音十二章49-53節是本文的重點前情提要和主題背景。在這裡,我們看見耶穌不是嬰孩、教師、行神蹟的人或是牧師,而是那試煉出潔淨與不潔淨的,分別出誰是忠心跟隨他的「煉金之人的火」(瑪3:2)。

什麼是徵兆和標誌?

路加福音十二章54-59節和理解告示╱徵兆(Signs)和標誌(Markers)有關,我們身處於告示和標誌泛濫的世界,甚至沒有它們我們會迷失方向的時代。舉幾個常見的告示標誌為例,向右➡️、禁止進入⛔️、禁止吸菸🚭 等。

為了讓我們更明白路加福音十二章54-59節耶穌所說的話,至少有三件和徵兆與標誌有關的事,我們必須要留意的。第一,徵兆和標誌是為了引起我們的注意並告知我們,使我們不再迷失,其作用是讓我們閱讀並理解的。因此,徵兆和標誌通常以書面形式--符號來表達,像是向右的告示➡️。事實上,如果徵兆和標誌包含文字,僅是少數的例子。

第二,徵兆或標誌本身為要告知我們現況,標誌不是實存的所在,而是指示實存的所在之標誌。因此假如有個標誌表示右轉➡️,這並不表示標誌本身是那個轉角,而是指引我們,在右邊幾步之遙的轉角位置。另一個例子,一個標示著禁止進入⛔️的告示。此標誌表示此門禁止進入,它本身並不是那扇門,它只是個告示。

第三,徵兆和標誌旨在引導出適當的回應。閱讀者應遵循標誌做出適當的行動。在高速公路上行駛時,我們會看到路標、方向標誌和地點標誌,有可能是2公里後有出口的標誌或是速限60公里的標誌,通常在我們到達出口前,就會先被提醒。因此,如果標誌指示我們在下個出口離開,我們就應按其而行,反之,沒看到標誌的話我們就會錯過出口,可能要繞一大圈才能到達目的地。

何謂「這時候」

大多數人都擅長理解徵兆和路標,耶穌也曾如此稱讚與他同時代的人們,在路加福音十二章54-55節中,耶穌說:「你們看見西邊起了雲彩,就說:要下一陣雨,果然就有。起了南風,就說:將要燥熱,也就有了。」

有趣的是,我們對天氣徵兆的理解和當時的人們一樣。當我們看到天空有烏雲時,如果要出門就會準備好雨具。當南風吹來,我們知道將會是炎熱和潮濕的天氣,於是就會擦好防曬和穿著透氣的衣服應對。就像古代的人們一般,雖不是氣象專家,但基本常識已足夠我們對天氣做出適當地預備,對於一般的標誌,可謂老嫗能解。

雖然人們看得懂天候變化,耶穌在路加福音十二章56節中卻責罵他們看不懂「這時候」,耶穌說:「假冒為善的人哪,你們知道分辨天地的氣色,怎麼不知道分辨這時候呢?」

耶穌提到了「這時候」,那麼何謂「這時候」呢?「這時候」是介於耶穌第一次和第二次到來之間。而耶穌第二次再來,介於耶穌升天後到未來的任何時刻,它將會是神國度的最終階段。耶穌的第一次到來,就像是新商店或企業的試營運,而第二次再來則是那間新商店,向全世界宣告它的盛大開幕。

耶穌說,「這時候」就是神國的跡象,鑒於耶穌已降臨,他的降臨即是指出神國的跡象(路八1-15)。但根據耶穌所說,人們無法理解這個跡象。為何人們懂得分辨天氣卻無法分辨「這時候」呢?耶穌為何責備他們呢?有兩種可能:第一,他們無法理解耶穌的比喻因而無法回應;第二,他們理解耶穌的比喻但他們沒有回應。我認為他們不是不理解,單純因為耶穌以「假冒為善的人」代替「笨蛋」來稱呼他們,使他們不願回應耶穌的比喻。

耶穌說,「這時候」表明神國的完全。耶穌的自我意識是重要的,因為我們知道猶太人有多麼引頸期盼神國的降臨。可惜的是,雖然神國在他們的時代已經降臨,但他們卻無法理解,因此,耶穌在路加福音十二章58-59節用了一個比喻:「你同告你的對頭去見官,還在路上,務要盡力地和他了結;恐怕他拉你到官面前,官交付差役,差役把你下在監裡。我告訴你,若有半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裡出來。」

這段經文告訴我們,在最終審判前與控告我們的人和解是多麼緊急的事,否則後果將會不堪設想。以此類推,在神國最終降臨以前,也就是耶穌再來時,不論是古代的群眾或是現代的我們,都必須接受耶穌是神的兒子,並且要帶領大家進入神的國這一事實(路一35,三22,四41,九11、35)。而持續地不信和拒絕耶穌是彌賽亞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而且這代價是不可逆轉的。

這就是那段經文帶給今日我們的意義,我們知道耶穌隨時都有可能再來,耶穌已經死了,並從死裡復活,且已經升天。我們只不過是在耶穌升天後與耶穌再來之間短暫地存在。既然我們知道耶穌隨時會再來,我們要等到他來時再與他和好嗎?或是在他來之前就認出自稱是主的他呢?

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是史無前例的,被疫情影響的範圍不管是國家、人們或生活方式都是我們前所未見的。我們不曾見過如此大規模的影響,儘管這是近代全球化的副產品。全球死亡人數在短短的六個月內已經超過三十萬人。這波疫情正在創造歷史,且絕對會被寫入歷史讓後人警惕,曾經我們的政治、教育、經濟、社交、工作、家庭、健康、事業等等受到多麼嚴重的影響。

正因為這次疫情史無前例,大規模地影響全球人類,我想將此次疫情視為一種發生於現今、自然和人為的,介於耶穌第一次和第二次來臨之間的警示。由於警示是會起作用的,此次疫情所顯示的是次重點,重點是那位真實的上帝。疫情是為了引起我們的注意,好讓我們必須停下來反思我們的生命、世界、甚至信仰或價值觀的重塑。

話雖如此,依然會有批評和嘲笑的聲音,反駁我認為疫情是從神來的警告這一觀點,他們有可能是無神論者、非信徒、甚至是自稱基督徒的人。他們已經接受了無神論和唯物主義的世界觀,拒絕承認疫情可能是要指出比疫情本身還要大的某人或某事的徵兆。他們覺得我對人類危機過度解讀,批評我趁機宣揚上帝和耶穌基督的福音,當我認為新冠肺炎疫情是來自神的警告時,他們嘲笑我是災難和厄運的先知。

回應這些嘲笑,我們必須強調基督徒不只有肉體的眼睛和耳朵,也有屬靈的眼睛和耳朵。我們也曾是那些瞎眼和耳聾的,當我們相信並住在耶穌裡面時,我們屬靈的眼睛和耳朵就被耶穌打開了。因此,我們不只看得見那些實質的、理所當然的現象,我們更看到了在疫情背後那雙看不見的──上帝的手。

基督徒的「一神論世界觀」使我們相信這個世界有一位神在掌權,且萬事皆有因。的確,聲稱這波疫情是上帝的作為,在神學上,也許是不正確的,且無可避免地將苦難歸咎於上帝。但至少我們都能同意上帝至高無上的主權,允許這波疫情的發生,就跟舊約中約伯悲慘的遭遇一樣。

但願我們不要成為耶穌時期,那些猶太領袖和會眾,他們沒有認出耶穌就是上帝在舊約中所應許的實現。在四福音書中,我們可以看到耶穌如何責罵猶太領袖和眾人,有眼卻看不見,有耳卻聽不到。換句話說,他們看得見卻看不懂;聽得見卻聽不懂。這意味著他們只看到且聽到部分的、不完全的、表面的。他們只看得見、聽得到那些有形的,卻看不見在那背後上帝的工作。

瞎眼和耳聾的根源是堅硬的心,它使我們對顯而易見的事實充耳不聞,更糟糕的是,我們拒絕更多、更廣地去理解,於是我們的認知只能停留在有形的、血氣的、膚淺的表面。我們長著厚繭、被脂油覆蓋的心,拒絕承認有個比此次疫情還要偉大的存在。屬靈上的又瞎又聾,使我們無法看見上帝正在作工。

對疫情的「全面應對」

現在當我們知道疫情是從神而來的警示後,我們必須做出回應。沒錯,最重要的就是帶出實質的回應,我們必須想出減緩及預防措施。到目前為止,台灣都做了什麼?全世界各國又做了什麼?以下舉出最常見的幾個例子:

我們祭出政治手段來應對和緩解這次疫情,政府的最高首長如總統或總理必須立法和提出政策,執行行政命令像是社交距離、封城、禁航令和交通管制、禁止哄抬物價、禁止超過100人的社群活動等等。並在公共場所、辦公室和家中有許多預防措施,像是戴口罩、量體溫、消毒和保持良好的衛生習慣。

我們動員工廠以最快的速度生產外科口罩和呼吸器。事實上,台灣是口罩生產國之一,甚至能分享品質優良的口罩給其他國家。同時,為了追蹤感染者並預防病毒擴大傳染,我們藉由接觸者追蹤系統,使用手機APP和QR-CODE追蹤感染者的動向。為了和緩民眾被影響的日常生活,我們使用遠距科技代替上學、上班,甚至去教會聚會。ZOOM是最常用的遠距會議平台。

我們設置了諮商熱線來幫助那些因為疫情感到焦慮或憂鬱的民眾。也透過將公園、運動中心和體育館改造成暫時的隔離場所,盡可能地容納眾多感染者來緩解危機。紐約的中央公園現為暫時隔離區域,中國也在10天內建造了許多間醫院。

我們也提出了金融紓困方案,在封城期間,政府撥出數百萬美金的紓困和振興資金來維持國家的運轉。同時,為了找到這波疫情的解藥,我們透過聘請科學家和專家研發疫苗,投資研究傳染病的方式來緩解疫情。

總之,新冠肺炎是個複雜且致命的危機。人類必須團結一致,用盡各種方式,最好能夠多管齊下,集結各種資源來對抗它,解決方法越多越好。面對危機,我們都想要有全面和完美的徹底解方。

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做了上述我能列出的所有措施,問題是,我們有沒有遺漏什麼應該做卻沒做的呢?我想說的是,我們不用屬靈的角度來回應這次的疫情嗎?我們不能停留在政治、醫療、科技、教育和經濟徵兆上回應而已,我們也必須在屬靈上回應這個徵兆──神作工的事實。

我們必須提出那些讓人感到困難且尖銳的屬靈問題以便我們做出適當的回應,比方說:在這波疫情面前,我們是否忠誠地完成身為有著上帝形象的受造物的使命?我們真的活出了榮耀神而非榮耀自己的生命?在疫情爆發之前,神是否喜悅我們的婚姻家庭、教會和整個社會的所作所為?我們是否真的有信心認為上帝會對我們說「去吧!繼續做你們正在做的,你們做的很好」?

或許這正是能反省我們靈命的好時機,我們一直專注於遠離上帝的個人生活和人際關係,我們被許多我們認為很重要,但實際上與上帝相比卻不重要的事物所分心。這次疫情使我們重新反思我們所盼望且信任的政府、金融機構、教育、工作和事業,甚至是我們的健康,有多麼的脆弱和不可靠,甚至隨時會毀於一旦。

我們覺得人類很有能力並引以為傲,但事實上離了神,我們既脆弱又無助。上帝是否藉由這次疫情,讓我們更謙卑並認知到我們有多麼脆弱和渺小?這是上帝粉碎我們驕傲的方式。因此,我們應該要敬畏神,憂傷痛悔,並藉由耶穌基督與上帝和好。這次疫情是個徵兆,指出我們的生命有多麼的短暫,若非上帝的恩典,沒有一人能活到今天。

疫情到現在已經半年,我們不知道它還會持續多久。有些國家已經開始逐漸放寬限制,希望民眾能回歸正常生活。在我們「解禁」前,我們讀懂那個徵兆了嗎?我們能做出適當的回應嗎?在各種對新冠肺炎的應對當中,有個最關鍵的回應,那就是要謙卑牢記上帝是萬物的創造與主宰。

對疫情全面的應對不光是非信徒,基督徒之間更應該要包含靈命的醒悟和復興。這個全面的應對,應該包含如何加深我們與上帝的關係和更多的委身。若不謙卑地順從上帝,那麼人類在政治、經濟、科技上…,等等對疫情做出的應對都是不足、短暫且無用的,因為我們都完全誤解了徵兆背後所指示的上帝,且無法做出恰當的屬靈回應。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5885
八德校區 : 桃園市八德區334長安街53號
電話:(03) 2737477  傳真:(03) 3714703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