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跨文化研究碩士╱蘇琬茹


「咦!下雨了嗎?」「沒有呀!」「什麼!不是下雨,那是什麼呀?」原來,是鴿屎雨。唉唷!這尼泊爾歡迎我的方式挺特別的,第一次收到這種見面禮。看來這裡的鴿子,不會飛鴿傳書,似乎也沒有像聖經裡說的一樣馴良呢!在台灣,路上看見的不是汽機車就是行人,這裡卻…有點兒不太一樣。初次走在加德滿都的街上,東瞧瞧西看看,哪樣都新鮮,與牛、羊、雞、狗、貓、猴子同行在大馬路上,可是一點兒都不稀奇,只有我們這些外來人,才會像劉佬佬進大觀園般興奮的拍照。

「尼泊爾地處高海拔地區,座擁世界上最高的八座山峰,其中以聖母峰聞名,在這神祕的國度裡,有古老的文化遺產,是許多觀光客想要前來一窺神祕面紗的國度」——這是未到尼泊爾前的我,對這塊土地的粗略認識。實際生活在這塊土地時,才感受到雪山帶來的觀光效益,並非使每個百姓均得飽足,人人都有工作可做,那不過是冰山的一小角。這地的人民很質樸、單純又善良且容易滿足,但大多信奉印度教下人民的生活與宗教緊密相連,宗教與文化的枷鎖,促使百姓在生活、思想的各個層面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束縛。而尼泊爾人崇拜信仰的這三億多個神明遍滿在大街小巷,甚至地底下都可見,神所造的動、植物也都成為他們深信的「神明」。

抵達尼國最基本的,是先從接地氣的生活模式開始。水在加德滿都谷地極為珍貴,洗澡、洗頭、洗臉刷牙要分次完成,沒有在台灣一條龍的洗漱模式;至於供電,更是不會有所謂的停電通知讓我們預備心。其中「語言」更是項既有挑戰又有樂趣的學習,講錯大家一起哄堂大笑,講對大家也開心拍手相互鼓勵。即便說的不標準,但當地人聽見外國人說他們的語言,會露出驚訝與欣喜的表情,這讓我知道,表達的不只是語言,而是一種願意與接納的態度。

在疫情蔓延至尼國前,政府突然宣佈鎖國封城,因此回台行程經歷了7-8次的變動,在不確定性的等待要去面對道別,在心理層面上為我們帶來一定程度的煎熬,需要時間去消化情緒,不斷的調適心情。隨著疫情的發展,許多國家陸續派飛機接人回國,但在醫療資源缺乏,且沒有足夠安全衛生意識的尼國人們,他們能去哪裡?看見封城後的人們從積極、有信心到焦慮,原本生活困難的家庭到更困難,自殺率攀升,人民因生活基本需求無法被滿足所帶來的負面情緒高漲,對政府政策的不滿,這些原有的問題,在疫情之下被放大的一覽無遺,而我們能做什麼呢?在封城的時光裡,能做最多的就是陪伴與禱告。彼此的距離瞬間縮短,見面的時間變多,一起在自家樓下做簡單的運動,分享不同文化中有趣的事情,經歷疫情風暴中所需要幫助的一切,一起看電影分享耶穌基督,在生活中彼此扶持,這些再平常不過的事,都成為最珍貴的回憶,一點一滴建立的關係,為日後的福音分享鋪路。

回顧這短短十個月的生活,每一個細節裡都經歷神的祝福,也許看似捨棄了什麼,辛苦了什麼,但其實收穫滿滿且回味無窮!在這高潮迭起的跨文化生活篇章中,鍛鍊出更堅定依靠神的信心。

■ 跨文化研究碩士╱賴瑋婷


初入華神,一年級對我而言一點都不容易,但神的恩典實在夠用,透過許多人不停的代禱,及師長同學的鼓勵和幫助下我完成了一年級。過程中因著不能適應,曾經考慮是否應該轉科,畢竟第二年的工場實習肯定會是個很大的挑戰。但是最後還是決定跟隨初衷繼續留在宣碩,相信恩典的主如何幫助我走過一年級,也會繼續帶領我前面的道路。

在尼泊爾的適應沒有想像中的困難,反而十分親切。這十個月裡,我們花最多時間在學習語言、文化及與當地人建立關係。感謝神因著生長在馬來西亞,尼泊爾語的發音與馬來文的發音相近,甚至很多單詞是一樣的,所以學起來沒那麼吃力,也感謝神賜給我一張長得像當地人的臉,在建立關係上也少花了一點力氣,常常被當成當地人,也因此得著許多的恩典。

前三個月我們住在訓練中心,認識了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期間彼此扶持與鼓勵,甚至現在依然保持聯繫。每個同學的適應能力都不太一樣,尤其對於美國的同學來說文化衝擊比較大,而我在華神的經歷讓我能夠體會美國同學的感受,能夠與她分享自己是如何靠著神及大家的陪伴度過煎熬的時期。感謝神,每一段經歷都不是白費的,每一步都是恩典的記號,曾經以為非常痛苦的事,如今卻成了別人的祝福。

接下來的七個月我們入住寄宿家庭,感恩神透過語言助手為我們介紹了她的家人能夠接待我們,是個非常舒適的環境,他們也把我們當成家人看待。我們生病,他們為我們擔心;我們有生活上的需要,他們為我們提供;我們需要學習的(語言、文化、洗衣、做飯),他們耐心教導;他們不只是朋友,也是我們在尼泊爾的家人。他們都是印度教徒,對基督徒有著不好的印象,甚至不相信鬼神之說。但感謝神使我們與他們有好幾次的信仰對話,讓他們知道我們所信的神是誰,願神繼續在他們身上動工,有一天能成為主內的家人。

因著疫情的緣故,我們原本到印度短宣的計畫取消,返程的日期也改了七遍,神給我們上了一門危機處理課,同學們彼此的幫助和體諒真的非常寶貴。感謝華神大家庭在這段期間不住的為我們禱告,關心我們的狀況,一直到我們隔離也陸續送上祝福,讓我們的身心靈都得飽足。

這段旅程要感恩的人太多,包括工場導師團隊、當地基督徒同工、所有語言助手、兩位親愛的室友,每一位都讓這段工場實習加添了色彩。雖然在疫情中,信實的神一樣如期的把我們帶回了台灣,也為十個月的工場實習畫上了完美的句點。這是一段恩典的旅程,願您也能在生命中經歷這位恩典的主!

■ 跨文化研究碩士╱郭懿萱


歷經10個月在尼泊爾的訓練,當中可以感恩的事情真是不可勝數,從抵達當地開始經歷文化衝擊,到面臨疫情提早結束訓練,又因為疫情停留,經歷艱難的返鄉歷程,卻處處看見神的恩典與帶領,不僅僅是身體的操練,在靈裡的操練更是深刻,其中特別感謝學校師長、同學的關顧,讓遠在異鄉的我們知道在家鄉還有人掛記著。

回想初到尼泊爾時,同學當中只有我得了會高燒不斷的登革熱,除了當地肢體的就醫照顧外,馬上就收到同學幫忙PO文代禱的消息,那時心中很是感動,就像在前線打仗受傷後,背後支援的戰友們紛紛趕來支援,跟我們一起打這場屬靈的仗。

在工場幾個月後,聽聞戴牧師會來探訪在尼泊爾的我們,學校的同學們紛紛來詢問我們在這邊有沒有想念什麼吃的、需不需要防蚊液和蚊帳、有沒有缺什麼藥品等等,後來我們收到了一些藥品,而且還有令人思鄉的月餅、鳳梨酥和太陽餅,這些得來不易的食物,大家小心的分食著,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雖然攜帶的東西有限,但收到這些物資時仍興奮的向神獻上感恩,感謝主讓我們在愛中被扶持成長,感謝每一顆掛念我們的心。
最後就是關於我們回國的過程,因為疫情的緣故一波三折(九折都不為過吧!)在疫情爆發之時,學校雖已組織了小組來決議我們的去留,但「人心籌劃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國際機場關閉、航空公司停飛等等的政策,讓我們來來回回買了三張機票、改了不知道幾次的日期、有希望又沒希望的來回收拾行李,彷彿像放羊的孩子喊著飛機來了,然後又沒有飛機了,心情像在洗三溫暖,最後都不知道該不該公布要回去的消息,甚至到起飛前的幾個小時才拿到機票,被通知要前往機場才真的是飛機來了。老師們總說在工場上要保持彈性,這堂來自上帝的彈性訓練課程,真是永生難忘!

起飛到返抵國門這段期間,學校師長、同工、同學們都及時關心著我們的狀況,在出發前有同學幫忙詢問韓國外交部轉機問題,甚至轉機過程中有同學的護照遺失也立即發動代禱(感謝主最後事情圓滿落幕!),抵達台灣後還有龐大又可愛的接機團來迎接我們,行政同工也馬上幫忙確認我們有沒有缺乏、不適應等等,真的很感謝主讓我們平安的回來,也非常感謝學校一路上給我們的關顧、接待及安排,讓我們疲乏之時可以不需要擔心這些的事情,讓我們在隔離期間還有48屆學長姐們特地送來的愛心奶酪、同學們的愛心送餐,真的在被服事中看見神的愛,每每回顧發生的一切都好感激也好感恩!願看顧我們的阿爸天父紀念、祝福在當中擺上的每一位肢體,讓華神成為彰顯基督榮光與愛的神學院。

■ 跨文化研究碩士╱游思佳


在尼泊爾有一個很特別的族群「流亡藏人」,學者稱他們是「沒有國家的人」。從血脈、地理看來是中國人,但因政治、宗教、文化的迫害,有些西藏人選擇翻越崇山峻嶺,跨越中尼的邊界,為了追求理想國,成為一群沒有身分、沒有國家、沒有保護和依靠的百姓。而我,就在這近十個月的海外實習,與一群「流亡藏人」相遇了!

記得,在農曆春節前,我們全家陪著寄宿家人,也是我的Nurtrue(語言培育師), 去到離加德滿都約23公里的喇嘛學校,一起接他的妹妹CC回家過寒假,所謂的「家」不是CC出生的家鄉Dolpa,那是一個要坐兩天大巴,接下來要走三天山路,才能到達的高山。妹妹在六歲之前和爸爸一起住,因為媽媽過世沒有人照顧,所以六歲時被爸爸送到喇嘛學校(包吃住、包教育、全免費),之後就沒有再回過高山上的家,妹妹在校三年,姊姊去看妹妹不過三次,這是第一次接妹妹回到我們同住的家。

這孩子剃個大光頭,穿著朱紅色的僧服,不喜歡拍照、不愛笑、很酷、像個小男孩一樣,總是掛著兩行鼻涕,回家後我跟姊姊說:「妹妹應該是感冒了!穿僧服不保暖的…」姊姊說:「沒有,小孩子都是愛流鼻涕的…」(西藏孩子都很耐凍?)回家第二天早餐前,我忍不住衝動地問姊姊:「妹妹以後可以選擇不當喇嘛嗎?」她說:「可以,但要等十年之後…」再問:「那她可以像妳一樣在基督教的寄宿家庭住嗎?」她說:「不行!」我說:「為什麼?」她沒有回答。再問:「那妳為什麼可以在信耶穌的寄宿家庭長大?」她說:「因為─我比較幸運呀!」最後脫口而出:「那妳可以和她分享妳的幸運啊!」在場的大人們都噗滋笑了,剩下我一個人很認真的想這個問題…。

然後我開始「分享幸運」!在經過姊姊的同意下,連續三天,上完語文課後,我和CC單獨約會,我們一起去買衣服、吃棉花糖、喝熱牛奶、去附近的幼稚園玩遊戲,逛猴子山…等,原本一個不喜歡拍照、不愛笑的孩子,後來竟會主動要我幫她和米老鼠的壁畫拍照,比出一個和米老鼠一樣調皮的動作,笑得很燦爛,我心裡想,這個孩子回來了!因為,她本來就是一個孩子啊!而不是什麼要成佛的喇嘛呀!

回家後高興的和同學Namrata分享:「我在幼稚園發現CC站在教室外邊,停了很久捨不得離開…」我的同學在除夕當天,陪CC算了一個上午的數學。接下來我們開始和姊姊溝通,想陪妹妹看聖經故事。所以一個「小型佈道會」開始了,透過下載到平板電腦的尼語版兒童聖經故事,連續三天晚餐後,家裡面四個大人陪著一個孩子,從耶穌誕生、被鬼附的格拉森人、到第三天耶穌釘十架和復活的故事,由姊姊看著平板說故事給妹妹聽…
過程中,語言培育師因為自小離家,在基督教寄宿家庭說英語、尼語,但很多藏語都忘記了,妹妹又聽不太懂尼語,於是,我們的另一個家人,就是喜歡去教會,但自稱是佛教徒的藏族姑娘,說得一口流利的藏語,她也在一旁聽尼語聖經故事,一邊用藏語補充說明給孩子聽。最後,故事結束後由Namrata用英語來為孩子祝福禱告,而我呢?就在旁邊守望禱告,這個跨國團隊事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限制,但每一個不足,都是一個機會,使我們能夠謙卑的與人連結。讓每個人都有可以做的部分,重要的是,都願意為了家裡一個微小生命的需要,一起努力。

記得,第一天聽完聖經故事結束後,我和Namrata說:我們一起為這個家禱告吧!聖經說當耶穌差派兩個、兩個門徒出去傳福音,住到他們當中,要門徒對那個接待家庭說:願你們平安!平安就留下在那個家裡。這是我們來到這個藏族群居地,除了謝飯禱告外,第一次一起禱告。從那天起,我們就開始同心為我們在尼泊爾的家、還有社區鄰居祝福禱告…;我也希望,若有機會,可以帶領CC接受耶穌,因為除了耶穌之外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永遠陪著她,至少給她一個機會聽見福音,至少給她自己一個機會自己選擇要不要耶穌?就在第三天晚上,CC聽完耶穌受死復活的故事後,勇敢的Namrata,請姊姊問妹妹:「你要邀請耶穌住在你心裡嗎?」兩個藏族家人都愣住了,她們互望了很久,然後佛教徒姑娘說:現在告訴她耶穌的故事,等她長大後再自己選擇就好…。我倆都沒有回應(因為深知福音是一個重要且迫切的行動!)我們還是眼睜睜地看著姊姊,剛好妹妹問了姊姊:「耶穌是真的嗎?」姊姊也勇敢的對妹妹做見證:「我今天能夠當老師教尼泊爾語、說英文,都是因為耶穌的緣故。」妹妹又問:「那心在哪裡呢?」姊姊按著心跳的地方─在這裡。

之後,Namrata要姊姊問妹妹:「她相信耶穌為她而死嗎?」沒想到姊姊回過頭來問說:「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耶穌要為我死?」我回想起,當佛教徒姑娘聽見格拉森人的故事後,也分享過曾親眼看到鬼就坐在她床邊的事情),原來,不只妹妹需要福音,這個信了主,卻還沒有受洗的姊姊,和喜歡去教會的佛教徒姑娘,也需要福音!最後,姊姊再試問一次的結果,妹妹回答:「我願意接受耶穌!」

奇妙的是,雖然事後姊姊驚恐的告訴我們,她的父親會殺了她!因為父親曾交代過,不准再讓妹妹信耶穌,只不過,當妹妹回喇嘛學校後一個月,姊姊也決定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詩篇67:6-7「地已經出了土產;神─就是我們的神,要賜福與我們。上帝要賜福予我們,地的四極都要敬畏祂。」

我們這群跨出異鄉腳蹤的人,領受了當地的土產,就像那已經下垂成熟的黃金稻穗,是上帝透過環境苦難,親自催熟的果實,那是神賜我們繼續勇敢前行的食物,或許你會說:到收割的時候不是還有四個月嗎?然而,當你願意舉目向田觀看、跨步前去,會聽見全地之主說:「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所以,你們要去…」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5885
八德校區 : 桃園市八德區334長安街53號
電話:(03) 2737477  傳真:(03) 3714703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