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院長特助/陳志宏


當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加溫時,為了阻止疫情的擴散,各國政府紛紛採取各樣的措施希望阻斷病毒的傳播。而基督的教會面對疫情的蔓延,政府的管制措施、特別是有關聚會的限制,每個基督徒會有對疫情嚴重與否有不同的判斷,對教會當如何因應也會有相當分歧的主張。基本上,越是極端的主張越容易被注意到,發言的聲量也越高,而且兩邊極端的意見還會彼此批評、攻訐,造成弟兄姊妹之間關係的緊張,同時也讓傳道人在決策時面對巨大的壓力。

面對疫情,兩個極端非別為「超超前部署派」與「對上帝有絕對信心派」。當然大部分基督徒的反應是介於這兩個極端之間,我們可用圖一來表示;不過隨著不同的神學信念與教會文化,個別的教會會友的反應可能呈現出如圖二或圖三的狀況:

圖一

「超前部署」是最近很流行、常被引用的名詞,「超前部署」當然有其比較嚴謹、學術的解釋,不過用比較通俗的話來說,就是「作最壞的打算,作最好的預備」。就是當問題還沒有很嚴重時,先判斷如果問題進一步惡化該怎麼辦?然後先採取下一步的行動。例如在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很嚴重時,有的教會在二月份就先買額溫槍備用,這是根據2003年 SARS 的經驗,那一年有幾個月的時間,到教會聚會或到公共場所都要量體溫。如果沒有一開始就買,到了三月才要買,多半要等很久才買得到,或者要用比以前高的價格才買得到。不過「超前部署」固然是好,但是要考慮到其所要付出的成本,包括資金的成本與社會成本,如果「超前部署」過度,變成「超超前

部署」,那就會帶來問題,例如有些人大量屯購許多口罩、有一陣子出現搶購衛生紙的現象,那都是「超超前部署」的行為,積壓個人資金事小,造成需要口罩的人買不到口罩、造成社會的恐慌才是嚴重的問題。

面對疫情,教會採取「超前部署」的態度與做法是合宜的,聚會前、後場地確實採取消毒的行動,

圖二

聚會量體溫、戴口罩,多幾堂崇拜讓每堂聚會人數可以降低到人與人可以維持一定安全距離的範圍、停止年長者的聚會。二月開始有的教會已經採取實體崇拜與網路直播同步進行的聚會方式,到三月下旬,越來越多教會暫停實體崇拜,只透過網路直播進行主日崇拜。在這個過程中,環境的因素和政府的政策是判斷是合理的「超前部署」,或是過度的「超超前部署」的行為。在台灣的處境,如果三月第一主日之前就要求教會要停止實體主日崇拜,就是「超超前部署」。但在歐

美疫情大爆發,許多在歐美旅遊的旅客、留學生大量回台灣,台灣確診人數從兩位數突破三位數,而且每天都有新的確診人數之後,停止實體主日崇拜,就是一個合理的決策。

疫情一開始之初,另一個極端是「對上帝有絕對信心派」,隨著疫情的延燒,這一派的主張已經差不多銷聲匿跡,但不代表目前沒有這樣信念的信徒存在,只不過不太敢高調地發表意見。可能我們需要討論的是,「要對上帝有絕對的信心派」的主張背後的信念為何?這樣的信念有何需要反省之處。基本上「對上帝有絕對信心派」主張我們所信靠的上帝是全能的上帝、是有醫治能力的上帝,當基督徒聚會時,上帝會保護祂的百姓不受病毒的感染,我們要對上帝有信心,要憑信心繼續聚會來表達我們對上帝的信靠、敬拜。

當然事實已經證明這個說法是錯誤的,韓國一開始最大的群聚感染來自教會 (雖然基督徒會強調

圖三

那是一間異端的教會),新加坡一開始群聚感染也是教會,義大利已經有多名神父因為感染新冠肺炎而去世。但問題是這樣的現象是否說明上帝沒有醫治的大能?上帝沒有能力保護祂的兒女免於瘟疫的傷害?

我們要問的問題是:上帝有應許祂的子民不會罹患傳染病?可以免於一切瘟疫的威脅?如果聖經從來沒有給我們這方面的應許,那麼我們為何要把這樣的觀念強加在上帝身上,要上帝遵行我們的意思!

是的,原本上帝一開始創造世界時,上帝所造的都是好的,伊甸園應該是沒有疾病的。但是自從亞當夏娃選擇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後,罪就進入了世界,許多的問題與敗壞就一一產生。疾病是人墮落、犯罪後的產物,我們生活在一個滿了許多罪惡的世界,我們就會繼續受到疾病的傷害與轄制。當然上帝有能力醫治,祂是耶和華拉法的上帝,聖經也應許我們,因著主耶穌所受的鞭傷我們要得醫治,但是醫治的主權在上帝,祂可以決定什麼情況醫治,什麼情況不醫治,祂可以決定醫治誰,不醫治誰。全然的醫治要等到新天新地才會實現,現階段我們生病可以禱告求上帝醫治,但不能自己扮演上帝的角色,宣稱憑信心禱告就能免於疾病的威脅。羅八21-23 「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上帝兒女自由的榮耀。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是自己心裏歎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

所以面對新冠肺炎的威脅,一方面我們要迫切禱告,求上帝保護我們免於病毒的感染;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採取一切可能的防護措施,保護自己與他人免於病毒的傳染,因為很多新冠肺炎的患者在沒有明顯症狀時其身上的病毒已經有很強的傳染力。我們採取積極的防護措施與我們相信上帝樂意保護我們二者之間是不衝突的。就好像上帝已經應許要把迦南地賜給以色列人作產業,但是約書亞還是要帶領以色列人把迦南地的城池一個一個攻佔下來一樣,上帝的恩典並不會除去人應當承擔的責任,但是單單有人的努力卻沒有上帝恩典的幫助,我們也無法成就大事!

其實在傳染病流行期間停止實體聚會某個程度有聖經的根據,利未記規定不潔淨的人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做的,主要的精神是大家不能接觸到不潔淨的人,如果有人碰到不潔淨的人,碰到他的人也要被算為不潔淨直到晚上。大家想想,這個精神是不是就是凡接觸過確診的人,就要自我居家隔離一段時間的精神呢?再問一個問題,不潔淨的人是否可以到會幕獻祭或參與聖殿的敬拜?應該是不行的,因為他們會使別人不潔淨。而有關大痲瘋的條例,罹患大痲瘋者要關鎖七天,若檢查過症狀消失了,還要再等七天才可以算為潔淨。這就是隔離十四天的作法。

身為教會的牧者,我們不需要像政府官員面對那麼複雜的議題,就是在防疫與經濟發展之間要如何拿捏、判斷的精準。但是我們還是要面對教會的防疫措施要採取到什麼程度,是否要停止實體聚會?而教會總是存在對信仰的認識深淺不一,對疫情的判斷或過嚴或過鬆的基督徒,每個教會總是會有一些走極端的基督徒,當然屬於兩個極端中間比較緩和的群體佔大多數,但是如果在教會中同時存在「超超前部署派」與「要對上帝有絕對的信心派」兩個極端的人,不論牧者做了什麼決定,或者是還未做什麼決定,總是會遇見強烈的批評與挑戰,而且還要處理兩方對立主張的弟兄姊妹之間的衝突。

圖四:聖約播道會曾金發牧師製作

在此處境之下,我們需要教導弟兄姊妹有關保羅在羅十四1-8所提醒我們的真理:「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軟弱的,只吃蔬菜。吃的人不可輕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論斷吃的人;因為上帝已經收納他了。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為主能使他站住。有人看這日比那日強;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樣。只是各人心裏要意見堅定。守日的人是為主守的。吃的人是為主吃的,因他感謝上帝;不吃的人是為主不吃的,也感謝上帝。我們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活,也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死。我們若活著,是為主而活;若死了,是為主而死。所以,我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每個人對疫情嚴重到什麼程度的判斷不一樣,每個人的信心程度不一樣,我們就學習接納別人就是與我不一樣。我們學習不去批評、論斷和我們想法不同的弟兄姊妹,有可能我們不同作法的背後原始的出發點都是為了愛神愛人。當然我們也要學習反思自己的生命表現,我的主張的出發點是出於愛還是懼怕?

我相信很多人在這幾天已經收到透過各種媒體傳來的這張新加坡聖約播道會曾金發牧師所製作的這張「瘟疫中的我是處於什麼狀態的圖」(圖四)。如果教會還有些基督徒是處於「驚慌狀態」,我們只能說這樣的基督徒是保羅所謂「信心軟弱」的基督

徒,「信心軟弱」的基督徒我們還是要先接納他們目前就是這樣,我們可以為他們禱告,透過各種信息與他們分享,盼望他們可以從「驚慌狀態」進入到「學習狀態」,然後再進入到「成長狀態」。一個基督徒如果一直處於「驚慌狀態」,就代表他們的真理的根基還不穩固,也代表他們生命的某些層面還沒有得醫治。所以這樣的基督徒需要的不是批評、論斷,而是教導與醫治。羊群的成長是需要時間的,需要牧人一步一步引導他們,求主幫助我們可以成為好牧人,認識每一隻羊,也在他們前頭走!

© 2017 Copyright - 中華福音神學院
台北市10090中正區汀州路3段101號
電話:(02) 23659151 信箱:info@ces.org.tw 傳真:(02) 23655885
八德校區 : 桃園市八德區334長安街53號
電話:(03) 2737477  傳真:(03) 3714703
中華福音神學院高雄分校
高雄市813左營區文川路157號9樓
電話:(07)345-3213
- made by bouncin